為什麼“懂了那麼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為什麼“懂了那麼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為什麼“懂了那麼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這種現象貌似普遍存在,但我們不能因為這種現象的存在而否定“道理” 的價值。有很多人和別人一樣天天去上學,讀一樣的課本,坐在一樣的教室裡, 聽一樣的老師講課,學習成績卻各不相同,而且還有相當數量的人根本就學不好甚至學不會—這有什麼可奇怪的嗎?有沒有簡單的解釋呢?解釋真的很簡單—大多數人不好好做作業啊!絕大多數學習好的孩子怎麼會完成不了作業呢?

“知識傳遞”本身不是教育,它只不過是教育這個龐大的系統工程中的第一個環節而已。若“傳遞”本身就能完成教育,那就用不著辦學校,只要有出版社就夠了,但事實並非如此。讓教育真正起作用,主要靠的是知識吸收者(學生,或者乾脆點,你自己),而不是知識傳遞者。這就好像為了增肌而吃東西一樣,吃得太少可能會因為血糖不足而暈倒,吃得太多會導致消
化不良,吃得不夠多就不可能繼續增肌……可問題在於,若不去進行大量的 運動,不去跑步,不去推槓鈴、做深蹲,不去做各種各樣令人難以忍受的動作, 那吃什麼都沒有用,不是嗎?

所以,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懂了那麼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呢? 因為他們“不運動”啊!他們不去運用那些道理,所以就沒有機會在運用中調整自己及自己對那些道理的理解和感悟,他們事實上並沒有完成那些道理的“內化”,那些道理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中小學課本上印著的字而已,早就還給別人了!或者,說得再幹脆一點,他們頂多只是“識字”而已,根本談不上“有文化”。

但是,為什麼還有很多人,的的確確“掙扎”過,卻最終和那些從未“掙扎”過的人有一樣的下場呢?解釋依然很簡單—“掙扎”得不夠。任何道理都和我們平日裡使用的任何“工具”一樣,要在大量使用之後才能進入“熟練”階段,而後才能“運用自如”。所謂“掙扎”,無非是把自己起初並不熟悉的“工具”(即,那些道理),通過反覆運用、反覆琢磨、反覆調整,變成自己能夠熟練運用的工具。你一定見過那些工具運用不熟練的人,他們看上去很笨拙,做每個動作都像在掙扎—若那人受不了自己的笨拙,中途放棄
了,那“工具”也就瞬間淪為廢物了。

所以,說來說去,怪誰呢?怪自己。

從這個角度望過去,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你並沒有變成更好的自己,或者說,你並沒有變成到那時應該最好的你,怪誰呢?怪自己。怪不得別人。當然,也怪不得那些道理和那些心理學研究成果—或者說“雞湯”。若“雞
湯”的定義是“心理學研究成果的通俗版”,我的確非常樂意笑嘻嘻地承認: “我就是‘雞湯’的作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