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諜戰: Menlo Park某VC是CIA開的, 你們公司實習生可能是科技間諜…

NO IMAGE

本文編譯自《名利場》,版權屬於原作者所有,不代表來Offer立場。

有人說,

矽谷的科技公司分兩種:

1. 已經被間諜盯上的2. 尚未被間諜惦記的或許有人認為,間諜只存在於影視作品裡。但早在70年代,科技/商業間諜就已頻繁出沒於矽谷各大公司,甚至引起過規模不小的間諜保衛戰。

而最近Facebook的資料洩露事件,則讓來Offer小編們和人們開始意識到:

科技/商業間諜離我們的生活沒有想象得那麼遠。

1.你們公司的實習生其實是間諜?

矽谷某巨頭公司曾發生過這樣的事:

某天,高管們發現內部發生了一些無法解釋的現象:重要檔案突然消失,核心技術被複制,無數個人隱私資訊被洩漏……比這更糟的是,找不到這一惡性事件的罪魁禍首。

於是,高管們決定偷偷調查此事。

他們先找到了安全部門,指使其在員工白天辦公的時候,挨個進入到他們的電腦,悄悄取證調查。安全部門首先調查了所有員工電腦是否存在著病毒和惡意軟體,無果而終;後來,他們又去檢查伺服器上是否存在非法軟體,答案又是一個大大的No;

最後,他們迴歸最古老的辦法 —— 手動設定了一個網路監控工具,追蹤每一個流向辦公大樓外部的資料,沒想到,其中一個峰值表明,大量的資料流向了辦公樓外的一臺神祕電腦。

安全部門順藤摸瓜找到了神祕電腦的主人 —— 一個年輕員工。而這個人,甚至不是該公司的全職員工,只是一個初來乍到的實習生。

安全部門在此人的個人電腦裡發現了30多個惡意軟體,正是這些軟體將各種資訊從伺服器傳了出去。雖然公司知道了調查的結果,可是他們也無法斷定,這位實習生就是科技間諜。

你猜這家公司如何處理的?

聯絡警方或者通知媒體?

都不是。

該科技公司選擇默不作聲、不留痕跡地把這件事情收拾乾淨(開除了實習生,並且改變了公司的技術政策)。高管們才不想引起媒體和當局的注意,畢竟,在他們心裡,公司的估值可比安全重要的多。

2. 間諜活動停止了嗎?

有人說,矽谷有多少科技公司,就有多少科技間諜。

從Twitter到SpaceX,每一家公司都有著不可言喻的安全隱患。一些科技公司的員工私下透露,他們發現公司內部有“幽靈”在竊取公司機密、策略和新技術,還有一些“強盜”,明目張膽乾脆把整個伺服器程式碼複製回家。

某公司的CEO曾說:“我從不懷疑公司裡有商業/科技間諜,但這麼大的公司,你很難‘揪出’他們是誰;就算揪出來了,你也無法證明他們就是某國/某公司的間諜。”

3. 科技間諜簡史比矽谷歷史更加悠遠

不誇張的說,科技間諜的活動史和整個矽谷的歷史,一樣久遠。

早在20世紀70年代,來自其他國家的科技間諜就在矽谷不斷竊取關於計算機晶片、計算機系統的機密。

80年代後期,蘇聯等國的科技間諜 ,通過大量招聘矽谷的工程師,從而取得有關微電子的技術或軍用軟體的資訊。

據CIA估計,為了獲取情報資訊,當時應該有超過1000名間諜或工程師被轉移/收買到了俄羅斯、波蘭、以色列等國家。

當時轟動全美的大案,就是一位名叫James Durward Harper Jr.美國工程師,為了獲利$25萬美元,把民兵導彈相關技術賣給了波蘭情報人員,後來他在舊金山以六項間諜活動和三項逃稅罪被起訴,最終被判終身監禁。

1983年10月15日,FBI逮捕了當時49歲的Harper,

他當時在Mountain View擔任電氣工程師。

到了90年代,間諜活動的重點領域變到了航空航天技術。後來,火熱的科技間諜活動隨著冷戰的結束而偃旗息鼓。

到了千禧年,在9/11事件發生後,世界人民的焦點開始轉移到了打擊恐怖組織上。過去關係著國家安全命門的科技間諜戰已不再吸引眼球。

此前幾十年的間諜交鋒,在媒體、政府和一些影視作品的渲染下,將”預防間諜“的概念與”防止閒雜人等進入軍政要地“深深地劃上了等號;

但這卻恰恰讓人們忽略了一個新興網路工具的誕生:社交媒體 —— 殊不知,這個方便了所有人聯絡溝通的工具會給網路安全帶來的更大隱患。

小紮在國會聽證會上的舉證就是一個生動的例子:“Facebook和谷歌等公司擁有的全球網民資料,很可能已經超過了任何國家安全機構,比如N.S.A.(美國國家安全域性)。”

雖然美國當局當時還不覺得民眾的社交資訊是多麼珍貴的“機密”,但這些科技公司,在保護資訊和資料安全方面卻下足了功夫。

還記得YouTube總部最近發生的槍擊案嗎?一位谷歌前高管告訴記者,當時持槍者無法進入YouTube的辦公大樓內,全有賴於他們的安防措施做得好。而這些安防措施設立的目的 —— 不是為了保護人,是為了保護data。

可惜直到2016年後期,美國政府才真正開始意識到,社交媒體公司可能比導彈製造商更具有安全威脅。但此時他們與一些社交媒體巨頭公司的關係已經“公開搞僵”。

特別是自從斯諾登事件以後,Apple就宣告拒絕幫助F.B.I.進入iPhone的加密軟體了,這也致使美國國家情報局一直無法獲得某些使用社交媒體的使用者的個人隱私資訊。

4. 科技間諜盯上人工智慧

如果說當年蘇聯發射的第一顆人造衛星Sputnik掀起了各國競相製造人造衛星的熱潮,那麼如今的人工智慧領域,可以說又是一個讓各國集中火力的第二波科技熱潮。

目前,美國國防部已開始與谷歌、亞馬遜等公司就雲端計算技術進行合作,同時還聘請科技巨頭來幫忙構建可用於戰爭的人工智慧工具。

不僅是美國,俄羅斯等國家都紛紛投入數十億美元進行相關領域的發展,普京對於人工智慧在軍備競賽的重要程度已經表明態度,他們在用實際行動告訴世界:得人工智慧者得天下。

而矽谷,作為世界最前沿AI技術的中心,成了一塊肥肉,自然被科技/商業間諜盯的死死的。那麼矽谷有什麼應對策略嗎?

為了抓住間諜,美國政府不光安排線人到各大科技公司工作,甚至還在90年代末在矽谷開設了自己風投機構。Menlo Park的一家名叫In-Q-Tel的風投機構,其實就是C.I.A.開的。

但無法避免的是,依舊會有來自其他國家或公司的間諜戴著程式設計師的面具出現在Facebook、蘋果、亞馬遜和微軟等公司。而在那裡工作的工程師也可能直接被外國政府或其他公司收買,成為一名科技間諜。

這樣“未知的威脅”時刻困擾著矽谷的科技公司。

尤其在媒體大肆爆料英脫歐、美大選的公投結果,可能都是黑客幕後操作的結果後,矽谷的科技工作者們更是提心吊膽,一股“小心、謹慎、猜忌”的氣氛在公司裡瀰漫著:

“黑客看起來‘勢不可擋’,我們的安全措施能管用嗎?我們現在一味地保護伺服器免受外部攻擊,但這樣會不會反而間接推動了他們從“內部進攻”的間諜活動?(比如,投個簡歷面個試,進入公司然後開始竊取機密)

更可怕的是….如果間諜加入公司後坐上了高管的位置,出席各種公司內部重要會議、參與設計核心系統…把整個公司的發展帶入更有利於被他們國家/公司利用的方向….”如今,人工智慧之戰已經打響,沒有人能預測未來世界的走向,就像誰也不曾想象,人工智慧竟能如此飛速發展。

AI的進步帶動著量子計算領域的發展,讓計算機的執行速度比現在快了數百萬倍,快到可以瞬間破解目前最先進的密碼技術。

一切的一切,都把人類的科技推向了新的高點。而最先發明瞭這些技術的矽谷,是否會成為一個新的“必爭之地”呢?

E/N/D

更多科技求職資訊,請關注“來Offer”

本文不代表來Offer立場,版權屬於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