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國工程師: 矽谷不是天堂, 矽谷不相信眼淚

NO IMAGE

文/矽谷程式汪 來offer

第一次知道“996”這個術語,是在和國內的朋友聊天的時候 —— 早9點晚9點一週6天,高強度的工作密度,壓得同為程式設計師的朋友喘不過氣來。

但後來我才知道,996根本不算什麼。這幾年,國內發展迅速,快手、阿里、頭條這些企業晚上11點半還有一大半的員工在加班,更小一點的startup則是每兩週休息一個週六。

每次我說起,國內形勢一片大好,朋友都會嘆氣說:“能待在矽谷那樣的天堂,何必回來受罪。”咦,他眼裡的矽谷是什麼樣?

藏龍臥虎?在身邊穿著灰色T恤拿著漢堡包的可能是Facebook CEO小扎同學。

誕生奇蹟?惠普公司、蘋果公司、Google公司都在這裡的車庫誕生。

埋葬失敗?昔日身價1280億美元的某公司都會在這裡賤賣自己。

為了搞清楚他們的想法,

我強行拉來了在國內工作的工程師,讓他們說說自己心目中的矽谷。

一、

忙到沒空相親的張三

替換高清大圖

28歲,北京某一線公司碼農。本科的時候夢想進入Google,沒想到畢業時Google離開中國了。

我最想加入的矽谷公司是Google,我這一輩子沒追過星,唯一能讓我稱之為偶像的,就是Google的創始人Larry Page和Sergy Brin。Google厲害最主要還是因為技術牛逼,並且它對員工的管理很自由,鼓勵旗下工程師自主創新,鼓勵他們利用20%的時間開發能夠改變人們生活的新技術,新產品。

在這20%的時間裡,Gmail誕生了,3D街景誕生了,一批優秀的程式設計師也培養出來了。

另外Google的福利在全球是出了名的。我聽說那裡供應著一日三餐,還有洗衣房、健身房和大保健,工程師們足不出辦公室就能解決各種生活問題,很多人的物件也是公司內部解決。

近幾年,國內的IT公司特別喜歡學習矽谷,經常拿Google做標杆,比如租好辦公室第一步就是填滿冰箱….無奈這些公司都只是東施效顰,面子上給我們提供好的加班環境,但實質上卻強制我們每天加班到很晚,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我們的疲勞度。

你看,我忙得白頭髮都出來了,到現在都沒空去相親。

二、

充滿情懷的技術男李四

替換高清大圖

29歲,老和山技術學院博士畢業。漫威狗一隻,最喜歡鋼鐵俠,覺得現實生活中,只有鋼鐵俠成真。

我去年剛博士畢業,本科學的生物工程,研究生轉到計算機專業。我最佩服的矽谷精英就是“Elon Musk。“如果問我為什麼喜歡Elon Musk,我覺得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很聰明,聰明到酷,就好像現實生活中的鋼鐵俠,而且還有一個特別漂亮的老婆。當我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就對矽谷公司發表的各項技術文章特別感興趣。我覺得矽谷的工業應用和學術研究分的還是比較開的,工業界常常使用簡單的方法但是把結果做到極致,學術界關注的內容短時間內不一定能有應用。

但是Elon Musk做的技術是學術和應用的完美結合。我喜歡Space X,並且我看好它的長期發展。航空航天產業目前沒有什麼真正的競爭對手,美國的航天技術發展將會有一天依賴Space X的發展。

我也想加入中國的Space X,之前也參加了“科創論壇”舉辦的活動。可惜現在用活動炒作的人太多…還記得2013年的胡振宇嗎?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和團隊在內蒙古成功發射了自研探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