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與刀》讀書筆記

NO IMAGE

日本人:矛盾的性格,既崇尚菊花、櫻花等的高潔,卻又崇尚武士刀的殘忍 <- 童年的寬鬆與青年和中年的嚴格共同作用。

等級制度與等級觀念:各得其所,各安其分。

等級制以天皇為中心和最高信仰。

兩類義需要報答:恩義和情義。

恩義和情義都被視作債務。

恩義:有義務性,天皇(忠)或父母等長輩(孝)的恩情,必須報答,而且永無止境,“難以報恩於萬一”。尤以忠為最大。

情義:無義務性,同僚或上級的恩情,必須報答,但有止境,通常不能與恩義(忠)相違背。“情義最難接受”,因而總是試圖避免受人之情
義。

情義分兩種:“對社會的情義”和“對名分的情義”。
“對社會的情義”:向同夥人報恩的義務。
“對名分的情義”:保持名譽不受任何玷汙的責任。當名分收到損害時,必須採取洗刷措施,兩種途徑:攻擊他人(報仇)或攻擊自己(如自殺)。

道德的困境:恩義與情義衝突時,怎麼做:先恩義後情義,先情義後恩義,只恩義不情義,只情義不恩義。認為不論履行恩義或情義,都是值得讚賞的行為,而忽視行為的正義性。

自我修養:不像西方人那樣把犧牲視作自我修養的代價,而是認為理當如此。

認為自我修養的最高境界就是達到“無我”的狀態,不用顧慮周圍人的看法而自願的行動。但這事實上相當於自我加上周圍人看法的束縛再通過自我修養去除,真是多次一舉!

社會文化特質:恥感文化而非(西方)罪感文化。

對待戰敗的態度:一直希望能夠得到(西方)世界的肯定,發動侵略戰爭就帶有以暴力換取肯定的意味,但是當真的失敗之後就徹底否定之前做法的正確性,而採取自認為可能獲得肯定的做法,即積極配合西方改造自己。可以被打敗但不能被侮辱,否則會報復(對俄羅斯與美國之不同)。

日本軍人的殘忍性:壓抑的社會教育所導致的人格在嚴酷的軍隊環境中極易發生異化而變得很殘忍。

家庭:父親在家庭中至高的地位與女性的從屬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