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公司 網際網路平臺” 帶來了什麼考驗?

NO IMAGE

“基金公司 網際網路平臺” 帶來了什麼考驗?
2018-02-01 15:09 基金
當網際網路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和密度湧來時,從技術上到使用者體驗上,金融機構也經歷著一場不可思議的蛻變。

“保證每天響應千萬級別的使用者需求。”博時基金IT部副總莫崇慧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透露,該公司的技術團隊在過去兩年增加了將近一倍。“我們自己平臺使用者,原來是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但對接了螞蟻平臺之後,對技術的考驗會比日常大得多。”

在螞蟻財富上,入駐財富號的基金公司第一次有了和3500萬使用者實時互動,高效率、低成本的海量連線和互動的機會。最高的機構單日財富號的首頁曝光點選率可以做到70%,部分基金公司的單日財富號交易額,佔其螞蟻財富整體交易額的59%。

過去,金融機構自身的APP或者網站的日常的訪問量一般在幾萬到幾十萬的規模。在網際網路平臺向基金公司開放後,基金公司的技術能力也遭遇了極大的考驗。

過去一年,博時基金遭遇了這樣甜蜜的煩惱。“我們除了在硬體和系統上改造外,主要在處理邏輯上做調整。比如,可以優先處理螞蟻的資料,保證每天可以響應上千萬級別的要求。“

基金智慧化

過去三年間,餘額寶帶動的貨幣基金浪潮,搶佔流量埠是競爭的核心。眼下,基金電商的競爭卻來自運營、技術、服務等方方面面。

2017年6月,螞蟻金服旗下的 “財富號”平臺正式上線,並全面向基金公司、銀行等各類金融機構開放。“財富號”旨在開放螞蟻金服的專業金融連結能力,通過使用者連線、使用者畫像、精準營銷等一系列演算法工具,幫助金融機構建立直連使用者的自運營平臺。

螞蟻財富事業群基金運營總監樑景瑞表示,在“財富號”這個陣地上,基金公司可以自主運營、銷售基金,還可以結合螞蟻金服提供的使用者畫像、營銷工具、AI技術,有針對性的為不同使用者提供差異化服務。“金融機構不再是拼渠道、拼價格,而是感知每個人的具體需求,推出千人千面、個性化的智慧服務。

在當前第三方基金銷售平臺銷售規模、利潤雙降的背景下,這一舉措改變了原先單向發售的理財方式。基金公司可以直接面對海量的潛在客戶,實現個性化、定製化的自主營銷。同時,使用者需求也倒逼基金公司系統升級。

眼下,系統的演練和壓測成為基金公司工作環節中必不可少的一環。博時基金電商部總監吳偉傑介紹,該公司通過多次的營銷活動演練,系統每天已經能支援上億級別的響應需求。

2017年6月,博時基金與螞蟻基金進行合惠貨幣代銷的合作,博時基金對自建TA系統進行了架構改造,支援3000萬總客戶數、單日1000萬開戶、單日1000萬客戶交易的效能要求。

除了技術層面的升級,一些服務環節開始進入智慧化。比如,螞蟻財富已經開放了智慧客服系統,分析使用者留言成為基金電商團隊每天的新增工作,他們會根據使用者集中反映某些問題,比如某隻基金的淨值有大波動,使用者有集中疑問,就要即時反饋,比如安排基金經理回答,或者釋出分析文章等等。

另一名入駐財富號的基金公司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機構自建各家的獨立APP,不僅成本巨大,而且效果也不一定很好。“螞蟻平臺上已經有幾億使用者了,在客戶教育的過程中,可以採取智慧化的手段和資料分析。單一的機構APP計算能力不足,很難做到精準的運營。”

因此,借力平臺未來或成為更多機構自建渠道的捷徑。

資料驅動

藉助財富號平臺,在新改版的螞蟻財富社群裡,超過100位基金經理提筆給使用者寫了741封信,內容涵蓋了投資心得、後市分析等等。“基金經理來信”也成為使用者和基金經理持續互動的爆款欄目。

“使用者會告訴你他們喜歡什麼。”華夏基金副總裁李一梅總結。“使用者的反饋都能在資料上體現,如今我們充分感受到資料驅動的力量,用資料結果來優化自己的產品,運營,甚至決策,這是從未有過的。我們不僅重新認識了人和服務如何連結,還搭上了智慧運營的快車。”

值得注意的是,螞蟻金服開放給機構的資料,並不涉及到金額、賬單、地域等等,而是資料標籤化的一種運作方式。

吳偉傑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認為,大資料的智慧化十分重要,它可以根據過往經驗,再結合市場行情波動帶來的正向或負向影響,目標明確進行反饋。“傳統線下渠道都有客戶經理,金融產品產生淨值波動或者遇到大事件,他們能給客戶進行安撫或指導。以往的網際網路基金代銷缺乏這個功能,財富號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這個問題。”

網際網路金融與傳統金融機構之間的關係,正在得到改變。佳銳科技創始人兼CEO楊雪松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公募基金在直接面對客戶方面,尤其是電商業務上是存在瓶頸的。“他們自有的營銷力量比較弱,也沒有場景和客戶群,大部分依靠代銷。財富號給了他們直接服務終端客戶的一個機會。”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峰此前指出,良好的金融科技的生態環境,指的是金融科技公司和金融機構之間還是要優勢互補,實現互利共贏。二者之間當然是有競爭,但不完全是競爭,更多的是合作。好的模式就是金融科技公司為金融機構提供技術服務,利用現在資訊科技,對傳統的金融業務進行流程改造、模式創新、服務升級,並且在傳統金融無法覆蓋的領域開闢新的業務,促進金融領域更深層次的大分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