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假如我是特朗普,我面對中國目前的情景,我發起貿易戰的目的是什麼呢?
1. 長期:像里根對付蘇聯那樣,進行戰略壓制。
2. 中期:政治,為了中期選舉,換屆選舉,拉選票
3. 短期:像商人那樣獲得利益

如果我是全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我對這三個目標同時都要達到的,不用來揣測到底是什麼目的,主要的實施辦法如下:。
1. 短期目標:可通過貿易站來施壓,獲取利潤,搞定中國。
2. 中期目標: 通過打貿易戰也可以獲得選票。因為通常對外戰鬥的時候,內部的人們都會團結起來。
3. 長期目標:戰略壓制的策略就是減緩中國的經濟增速,技術進步,其手段當然就是:

    * 縮減貿易量,
* 抗智慧財產權大旗打壓中國,封閉對華技術轉讓。
* 採用太空軍忽悠,玩博弈論來搞中國。

在我看來針對以上三個級別的目標目前的戰局如下:
1. 短期目標中國是可以妥協的,只不過是數量上無法對齊。所以就是鬧掰了。。
2. 中期目標的實現就更簡單,因為只要打貿易戰,就能拿到選票。短期目標如果無法完成,就肯定是要實現中期目標了。—目前就已經打到中期目標了,要拿貿易戰來換選票。
3. 長期目標也是通過貿易站來完成,因為只要貿易減少,中國的經濟增速就一定會放緩。只要技術封鎖,中國的科技成就就一定會變慢。這就是美國總是抗智慧財產權大旗的問題。 —-這一步也已經開始,太空軍已啟動,中興制裁又拿出來了。

我們來分析我國從此發展下去的最差的情景:
1. 中美兩國完全關閉貿易,中國損失5000億的貿易,大約佔1/20的GDP,預計中國的GDP要降低0.05,就是少增加這麼多以前是6.8,降低為6.75。考慮到附加效應,可能會更多一點,假設下降0.1個百分點吧。
2. 美國對中國禁止出售所有的晶片。–中國工業的新增晶片全部停擺,這個是最致命的,GDP的影像將是致命的,好在這樣的場景不會出現,因為特朗普沒有限制中國不能買美國貨,他只是限制中國不能賣給美國太多貨物,最多是中國不能賣給美國製裁的國家而已。
3. 美國的盟友G7集團全部對中國貿易封鎖。這個可能對經濟的影響也很大。

再來看美國的最差情景:
1. 民生用品價格高啟,美國普通老百姓通貨膨脹。
2. 中國拋售美國所有國債,以換取購買晶片的美金。導致美國財務赤字上升,美元信用評級降低,美元貶值,美元大量回流美國,進一步導致美國通貨膨脹。
3. G7集團也大概是相同的場景。

總結起來,貿易戰最極端的場景:
就是西方國家和美國團結,一起制裁中國,中國團結發展中國家自行形成貿易圈子,經濟增速放緩。 美國引發臺海危機,南海 天天攪局,島礁被拆。

最好的場景是:美國不和中國打貿易戰,繼續相向而行。

結論1:

按現狀的發展,將來的結局一定是在這兩個場景之間的某一個位置,取決於看雙方的角力結果,中國最主要的策略應該是團結美國以外的所有勢力,抵消美國的攻勢,所謂的合縱以對抗美國的獨霸,並防止美國拉攏G7的國家和中國搞對抗。

結論2:

中國必須發展出和美國一樣的所有科技樹。從人類社會命運共同體的基礎上,社會發展的趨勢肯定是從單邊向多變發展,就像細胞分裂一樣,中國在從美國主導的全球化細胞內部長大後,必然會分裂出去作為新興勢力和美國共存。那麼一定會按照美國的DNA複製變異出新的細胞出來。所以從未來科技的核心晶片技術,到服務業,到製造業,到金融業中國都要走自己的路。從整體人類的命運上是必須的,就像三體說的那樣,萬一有外星文明入侵,如果美國失敗了,還有中國的備份在嘛,這就是自然規律。

結論3:

美國現在和當年的滿清一樣自大並趨向於封閉,反全球化。這一個特點必須達到一個臨界點,才會重新讓美國走向全球化的軌道上來。所以這個貿易戰肯定必須打,當讓美國贏了比賽,開始寂寞的社會,就是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