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來了發工資的日子(瞧著乾癟的錢包,再不發工資,俺可真要斷口糧了)。第一個月工資和大夥去腐敗一下,這個承諾是我在N個月前說的,也說了N遍,但因為太久了,以至於大家都淡忘了。唉,真沒面子。

在一起聚餐最大的樂趣是聊天,聊天的最大樂趣是互相揭短(呵呵,是不是很BT)。話題永遠都少不了大學生活,聊追女孩,聊考試作弊被抓,聊某某人發酒瘋的光輝事蹟……

這些天一直想回學校看看,聽說學校現在建的很漂亮了,修了大門和體育場,就連操場旁邊的土包子山上都修了涼亭,現在的學生真有福了。如果回學校,一定要摸摸親手栽種的柳樹,再坐坐河邊的大石凳……

中午在公司看了一部讓我很鬱悶的電影,《天浴》(看後才知道此片後來被列為禁片)。其實對於這類悲情影片,我總是缺乏抵抗力,很容易就被這些社會的陰暗面影響情緒。而這部電影的表現手法又太過於寫實,搞的很多鏡頭我都“慘~不忍睹”。

最早認識知青一詞是從家裡那本發黃的《收穫》雜誌上,記憶中那是個被扭曲的時代,誇大的精神崇拜和壓抑的人性,交織出的總是一幕幕悲劇。所以一直很小心的不去看相關的那些故事,誰知今天中午很不小心的看了,結果鬱悶了一下午。

電影描寫的是知青上山下鄉時代的故事,那個時代是我們這代人完全陌生的,之所以陌生,不僅僅是因為沒有親身經歷過,更重要的是,由於它的不光采,沒人願意對這段歷史負責,所以它被遺忘了,瞭解這段歷史的唯一途徑只剩下廖廖無幾的幾部小說和電影。現代人似乎也沒有激情再去追憶那個時代,因為故事裡沒有“英雄”和“公主”,有的只是小人物的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