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掌門Sam Altman:一開始就想做公司的只有死路一條

YC掌門Sam Altman:一開始就想做公司的只有死路一條

在我創業之初,我經常因為別人把我的初創企業叫做“專案”而心懷不滿。“你那個專案搞成什麼樣子了?” 聽上去大家並不把我認真對待的事業當一回事的樣子。我還記得當時自己是這樣想的 ”一旦我的公司在A輪獲得500萬美元的融資的時候,我就不會再受這些想法所困擾了“,而事實並非如此,我後來還是覺得只有大家都把我們叫做公司的時候我們才算真正的成功。

而時至今日,我的想法卻完全反過來了。無論是以前,現在,還是將來足夠長的時間裡,我都希望別人把我所從事的事業當成是專案而非公司來看待。

公司這個詞聽上去太嚴肅了。一旦你把你自己所從事的事業當成公司來看待的時候,你就會以公司的方式來做事情。你將會受到那些和律師,會議,融資方面相關聯的事務所困擾,從而沒有能夠將更多的精力花到產品的打造上面去。因為作為一個公司本就應該要處理那些瑣碎的事情,而這事實上卻是一個本應前途無量的創意的死亡之吻。

反觀專案給人們的期望卻是很低的,而這恰恰是個好事。同時專案還意味著需要更少的團隊成員以及更少的資金投入,這就帶給你更多的彈性,並讓你能夠更加專注於你的產品上面去。而人們對公司的期望卻是很高的,你燒錢燒的越多你的壓力就會越大,你的狀況往往就會變得越加糟糕(Color和Clinkle就是兩個很好的例子)

更糟糕的是,如果是一個公司的話,你就會對一些看上去比較小的瘋狂的創意不感冒,而是去追逐那些聽上去比較高大上的點子。所以,相比一個專案,一個公司所追逐的事物是很有侷限性的。當只是一個專案的時候,即使你所做的東西是個看上去不起眼的點子,甚至就算你最後並沒有做成功,那也是無傷大雅的。從而你就更願意去實現一些自己覺得很好的創意,而不是去追逐那些華而不實的點子。

當你在做的是一個專案的時候,你可以花更長的時間去驗證你的點子的可行性。而當你做的是一個公司的時候,你會時刻感受到時間的壓迫感,而你也會時刻感覺芒刺在背,因為大家都在等著你的結果。

但是過於寬鬆的時間對專案也是非常危險的,很多人都把它當成偷懶的藉口。如果你在缺乏外界壓力的情況下沒有很強的督促自己努力工作的自律能力的話,專案就會變成你掉以輕心的擋箭牌。

偉大的公司都是始於一些聽上去很一般的點子,它們都是從一個專案開始的。事實上,如果開始的時候把它們當作公司來對待的話,它們的創始人甚至都不會去把它們實現出來,因為這些點子聽起來都是無關痛癢的。

谷歌和雅虎開始的時候其實就是些大學生搞的專案;Facebook是扎克伯格在大二的時候弄的一個專案;Twitter是一個工程師在公司上班之餘所開始的一個跟其在公司所做的事情風馬牛不相及的業餘專案;Airbnb是創始人想賺點外快交房租而發起的一個專案。最後它們都成為了偉大的企業。

所有這些最後被證實非常偉大的創意,在開始的時候看上去都很一般。這就是大部分企業獲得成功的神奇魔法。如果它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被當作一個公司來對待的話,它們很有可能在早期就會胎死腹中。外部(以及內部)的期望所帶來的壓力往往是長期且微妙的,而這往往就會將那些神奇的點子置之死地。所以說,偉大的企業往往始於專案。


天地會珠海分舵注:這是YC掌門人Sam Altman的最新文章,釋出於其個人部落格,中文版由天地會珠海分舵進行編譯。 更多文章請關注公眾號:techgogogo或官網www.techgogogo.com。當然,也非常歡迎您直接微信(zhubaitian1)勾搭。歡迎轉發轉載,轉載時務請註明公眾號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