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2001年至2004年,中國外匯儲備增長分別為28%、35%、41%、51%。同期,黃金從250美元/盎司漲到430美元/盎司;石油從20美元/桶到55美元/桶;銅從1300美元/噸到3300美元/噸,中國房價更是高歌猛進。2004年中國外匯增加2000億美元,相當於2001年前的全部積累。2004年這2000億美元相當於在國內創造出5萬億人民幣,相當於近半個中國的GDP總量,相當於1年製造出一箇中國股市。所以,2005年美元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今年下半年中國房價、債市與CPI
  小布什上臺至今,美國貿易加權指數下貶20%。今年一季度,美國貿易赤字和經常賬戶赤字創歷史新高。理論上美國貿易加權指數還需下貶15%~20%。美國國會近期出臺的“匯率報復案”表明這一輪美元貶值將由亞洲承擔。如果這一輪美元貶值展開,那麼放大到黃金、石油、銅、土地等基本商品上,都將有100%的漲幅。

  根據開放式利率平價原則,中國為5%、日本為4%、歐洲為2%。這個概念是中美之間利率差只有擴大至5%以上,人民銀行貨幣緊縮才有能力實施。所以,2004年人民銀行加息27個基點,至2.25%。即刻,外匯儲備3個月內暴增1000億美元,全球基本商品走出了15%的漲幅,中國房價則繼續攀升。今天,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是2.75%。中國的貨幣緊縮至少要等美元利率到5%以上,那將要等到2006年上半年。如果中國靠人民幣升值來解決這利差,那必定導致美元的新一輪下貶,全球基本商品又將暴漲,升值部分根本不可能抵消基本商品漲幅。國內輸入型通脹將全面展開。外匯儲備也將再次鉅額損失。所以,今天中國的貨幣與匯率不得不考慮的一個困境是,動也高通脹、高房價;不動也是高通脹、高房價。在美聯儲與小布什預算赤字政策下左右為難。

  日本教訓

  面對目前這個事實,我們不由得想起1985年9月,五個發達國家財長達成的“廣場協議”——美元有秩序下調協議。1986年2月,時任美聯儲主席沃爾克開始下調利率。美國利用開放式利率平價4%原則的手段,迫使日本利率1987年以後進入2.5%的寬貨幣政策,並一直壓制至1989年。1989年2月格林斯潘大幅提高利率50個基點,由6.5%到7%。同時,1988年後美國聯合英國強制推行“自有資本8%”的標準,不執行此標準的銀行不予交易。這樣為執行“自有資本8%”的標準,國際銀團貸款規模由1988年的1260億美元降至1990年的1080億美元。隨後,一個重要的“日美結構協議”開始在1989年談判。內容是:(1)將銀行持股標準由5%降到2%;(2)強化子公司持有母公司股份的限制等等。

  同期,日本股價與地價也隨著貨幣供應量的伸縮,而上躥下跳。上世紀80年代中期,日本地價稍高於GNP,到1990年則是GNP的3.3倍。80年代末,日本土地財富佔國家財富總額約70%。1990年後,日本股價與地價等泡沫紛紛破滅。1989年至1992年,日本股票時價總額減少了420萬億日元;土地等的評估額則減少了380萬億日元。合計800萬億日元金融資產損失,相當於今天7箇中國的GDP總和。

  日本學者吉川元忠在《金融戰敗》一書中悲哀地寫到:“太平盛世”中,誰能意識到戰爭已打響?若是真槍實彈的戰爭,誰也不會將自己的利益親手送給敵對一方,而在人們看不到摸不著的無形戰爭中,往往敗就敗在心甘情願地將自己的大好河山拱手送給對手還渾然不知,這樣的戰敗更慘更痛。

  從日本教訓中看得出,日本經濟政策遭美國壓制時,是資產泡沫。而中國經濟政策遭美國掣肘時,是高通脹。這是因為中國的勞動生產率是日本的五分之一,所以,中國有可能面臨高物價、高房價、低股價的問題。

  並不遙遠的經濟危機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目前,在國際上美國有幾萬億美元債務,同時,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計算,70年後美國福利缺口在450萬億美元,相當於現在美國GDP的40倍。美國要尋求這兩個問題的解決,只能靠美元貶值,造成借1桶油還十分之一桶油的故事。那麼美元為此付出的代價必定太大,而獲利就幾萬億美元。故格林斯潘必定用“溫柔的一刀”來解決這450萬億美元福利缺口。

  對照中美兩國經濟政策,2005年下半年,中國的經濟政策需要考慮美國利率及預算赤字帶來的影響。下半年,中國房價、債市、CPI及全球黃金、石油、銅等基本商品要做好暴漲的準備。到2006年美國利率將回升至中性水平,這樣,美國中性利率與高預算赤字將產生經常賬戶赤字巨幅擴大的問題。到時,格老只需順應市場而猛提利率。那時,如果我們還不能明白格老與小布什用利率與預算赤字及升值之間協調搭配,造成中國市場資金一會兒寬鬆、一會兒緊縮;用利率水平與赤字相結合,造成自身經常賬戶惡化,而提高利率的話,我們就有可能像今天未讀過《金融戰敗》一書的日本人及東盟人一樣反思自身之不足,而不去反思一個債務高達GDP300%的全球最大債務國,民眾為什麼無須還債,卻大把花錢。

  明年,美國將進入緊縮貨幣時期,到時,將導致高達3萬億美元流向美國市場。美國市場就會像美國經濟學家哈里·登特鼓吹的,2009年道瓊斯指數4萬點輕“喜劇”的上演。那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再次對美國福利計算,應是幾十萬億美元盈餘。歐元、盧布與日元則只能是永久性成二等貨幣了。這是虛構的還是真實的?筆者想引用2002年6月25日《經濟展望》雜誌中《美元氾濫埋葬全球金融》一文中的小故事與一段話來表達,這個故事講的是,“在中國的很久以前,有一位皇帝命令大臣們都必須穿絲製衣服,但國內只准種糧食而不準種桑樹。這個國家絲價就猛漲。其他小國就紛紛不種糧食種桑樹,賣絲賺銀子,不亦樂乎。過了幾年,這個皇帝又命令大臣們只准穿布衣,並不準賣糧食給其他小國。這樣這些小國的人就紛紛餓死。而這位皇帝就輕易獲取了這些小國。”這段話講的是,“今天,美國民眾借了幾萬億美元用於消費,美國的跨國公司在海外擁有幾萬億美元的投資。請經濟學家來解釋,是告訴你,美元的債務與債權相減,美元的債務是萬億美元。請格林斯潘來解釋,是告訴你,美國民眾用一堆紙消費了全球大量資源。美國跨國公司用一堆紙佔有了全球大量資源。一堆紙+一堆紙=一大堆紙在世界各國這裡。而美元則掌握了世界各國的靈魂與生命。”(劉軍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