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季——那些社團

NO IMAGE

6月,又是一年畢業季。每年一到這個月份,就會有那麼一群人背起行囊離開校園,而今年,背起行囊的人,是我們。

夏天是個忙碌的季節,在校園忙著辦理各項離校手續、忙著各種紀念與道別。在公司,忙著完成各個專案,還有自己那些或許和實際擦邊的理想。只是,再忙也有閒暇的時候,一旦閒下來,那些大學四年裡過往的曾經,便會浮現在腦海中,歷歷在目。比如,那些社團。

或許因為大學學業的相對輕鬆,或許是因為大學自由的文化氛圍,社團,在大學裡總是繁榮燦爛。九月,是社團招新的日子,每年九月,總有一大批社團在學校的各個路口擺攤招新,相當熱鬧。

大一的那個九月,社團招新如期而至,和舍友一樣,作為新生的我帶好奇、激動的心情報名了個個社團。記得當時和舍友報了學院學生會三個部門,舍友做了學習部幹事,而我無一例外,個個部門紛紛落選,這讓我不禁感嘆我與學會生的有緣無份,初中如此,高中如此,大學亦如此,即使一個月後我努力進了校學生會舞臺策劃部,但在第三輪考核時也主動退出的,將我與學生會的緣分打上了最後一個句點……

入學生的不得志,讓我將目光轉移了社團,根據興趣進了青年志願者協會,受星匯師姐那句“人才不一定有口才,有口才一定是人才”的宣傳語的誘或加入了口才協會,為了彌補部門的缺憾再加了一個A 卓越,不過讓我今天感到意外的是,這個A 卓越竟然和我現在的公司有些淵源。當然,這是題外話。

社團和部門最大的區別在於,部門是工作,而社團是以興趣為主導的活動。這也是社團的幹部和會員容易打成一片的原因之一吧。也正因為這,在社團裡,最初加入的衝動是因為興趣,而最終留在社團做幹部的原因卻往往不是興趣,而是因為社團裡的某一個師兄師姐,或某一些人。

加入的社團多了,活動也就多了,會也多了。精力難免不足,因此,退社團就成了分身乏術的一劑苦藥,為了有更多 的精力打辨認賽,我退出了A 卓越,只好對不住那個對我有知遇之恩的小蘭師姐了。

社團的活動豐富多彩,有口舌如簧、千機善辨的辨認賽,有無私奉獻地探訪敬老院,大一,就在各個社團的活動中度過了……

大二,老一屆的幹部或升遷主席團,或退出社團歷史舞臺,新一屆的領導班子產生,我也成了為青協、口協兩會的會長,於是,我開始了近一年的開兩會、組織社團活動的幹部生活,甚至在社團文化周時,因為工作需要,逃了一些課程。春去秋來,大二末期,換屆季到來,我一再推辭小棟師兄和星匯師姐的厚愛,沒有去競選主席團,原本想退出社團江湖,卻陰差陽錯接手青協會長。不過塞翁失馬,當時潔純、靜嫻加兩個10的師妹接手青協,經過一年努力,卻也培養出一群優秀的11級志願青年,甚至他們還成了我在學校的重要的回憶與牽掛。

當然,大學四年的社團生涯中,不得不提也是最重要的,還是環創電腦工作室。環創作為一個技術型社團,在學校有著尷尬的地位,卻也出了不少奇葩的人才,有在ACM賽場屢獲戰績、在全國首屆大學生博弈大賽獲一等獎的構軒師兄,有平時默默無聞,卻搖身擠進金山網路的淼哥,也有大三伊始,卻以月薪7K(當時應屆生工資多數在4K左右,優秀的畢業生可拿到5K)被遊戲公司破格錄用的小旋旋,成為學院的傳說,還有我和冰激凌那落魄的環宇家教網,卻意外進入粵港澳軟體應用設計大賽二等獎,當然,現在還不乏好幾個ITAT、藍橋杯全省一等獎的獲獎者在準備騰飛……

環創作為韶院唯數不多的技術型社團,有實力,卻比較低調,每天四小時學習時間的苛刻規定讓許多準技術愛好者望而卻步,卻也吸引了不少狂熱的電腦愛好者,比如小旋旋工作室學習時間平均每天8小時的紀錄。正因為有了看似苛刻卻是嚴格的管理制度,加上對前輩的膜拜,環創的實力才會將韶大其它技術社團甩在後邊,也正是因為一群技術獵人對技術的痴迷,對管理的不擅長,才讓環創的知名度黯淡……不過現在看來,這關係倒也不大,馬車越空,響聲越大,只有胸懷點墨,方可笑書神俠,酒香不怕巷子深,不是嗎?期待假以時日,環創或許不再需要再做大的宣傳了!

我的大學的日子就像七路車,總是擠得滿滿的,總以為走了一輛,還有下一輛,可是不知不知,卻發現,現在這輛已經是末班車了……

而大學的回憶就是海邊的礁石,忙碌的生活如潮水總會淹沒礁石,而閒暇時潮水退了,露出那清晰的礁石,日復一日,潮漲潮落,潮水沖刷了礁石,歲月斑駁了回憶,也許若干年後,當潮水再次退去時,礁石再次露了出來,卻不復當初的模樣,於是,回憶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