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我不是藥神

這裡寫圖片描述

為什麼製片成本為1億的《我不是藥神》會在上映兩天票房就破了5億?

最近朋友圈的好友都在為這部新影片背書,有的笑言貢獻了票房,更多是組團觀影,正值期末,畢業,整個人的時間都在躁動,有部片子來釋放內心的情感,正好。

回顧之前的,中國電影的爆款主要有以下幾種電影:一是以《羞羞的鐵拳》、《港囧》為代表的,白日夢喜劇,這曾經也是徐崢、甯浩擅長的模式。

二《芳華》、《無問西東》式的年代大片,在懷舊中訴說情懷與收割情懷。

三是《前任3》這類直接命中觀眾內心情感,與他們產生情感共鳴的泛愛情電影。

最後是《紅海行動》這類將主旋律融入了好萊塢的工業製作模式中的硬片。

但誰都沒想到,和現實正面剛的現實主義也能這麼賣錢。

某種意義上說,中國的現實主義電影漸漸成為了某種魔幻現實,有些敢說的,不具備賣座的潛質,某些電影則在遮掩遊移、聲東擊西的現實關注中尋求情懷與票房。

但《我不是藥神》是直接奔著現實去的好看的商業型別片,它贏的正是時候。

首頁資訊視訊直播財經娛樂體育時尚汽車房產科技讀書遊戲文化歷史軍事旅遊佛教
更多
註冊登入

鳳凰網娛樂 鳳凰網娛樂 > 正文
兩天破五億,豆瓣9.0,《我不是藥神》憑什麼這麼火?
2018年07月07日 11:38:34
來源: 肥羅大電影

5人蔘與 4評論
《我不是藥神》的劇本,寫了整整兩年。

看完第六稿劇本後,甯浩給文牧野發微信說:“我會為參與這部電影而驕傲的。”徐崢給發了條微信說:“我看劇本看哭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但那時候這位新導演對電影的商業預期僅僅是:不虧本就行。

虧不了本。《我不是藥神》的總投資,在一億左右。

截至2018年7月6日,電影上映兩天,票房突破5億,豆瓣21萬人打分,評分依然停留在9.0。貓眼最新的票房預測,達到了33億。所有人都在等待,又一個爆款的發生。

可對於中國電影來說,《我不是藥神》的意義,當然不止於爆款。

在電影中徐崢和他的五人組,成為了懸壺濟世的英雄,而在電影之外,徐崢、甯浩和文牧野組成的鐵三角,彷彿成為了中國電影的超級英雄。

在這部《無間道》之後16年才出現的豆瓣9分電影出現之後,電影行業突然驚訝地發現了兩件事:一是韓國、印度電影能拍的,我們也能拍,甚至能拍得更好;二是這樣好看的現實主義題材電影,居然完全可以成為票房爆款。

豆瓣9.0和又一場《戰狼2》似的票房狂歡背後,是中國電影一場現實主義的勝利,更是一群電影人不為現實塗脂抹粉、讓現實主義和普通人找到尊嚴的道德勇氣的勝利。

這個故事是如此蕩氣迴腸,以至於我們現在就可以肯定,即使多少年後,人們應該依然會記得這個夏天這部擊中人心的電影。

而這個2018年夏天的爆款故事是如此簡單又如此複雜,對於它的解讀註定將充斥著這整個夏天,但最後人們可能還是會回到一個最簡單的結論上:

一部值得被觀眾看到的好電影,以及一部被拍得足夠好看的電影,是如何找到了它的觀眾。

爆款:一部好電影的勝利,以及一部好看電影的勝利

《我不是藥神》首先是一部非常好的電影,這是整個傳奇故事的基礎,如果電影拍砸了,說再多都是廢話。

可是文牧野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電影被賦予了極高的道德勇氣,它直面了過去中國電影不敢說,也不會說的很多現實,雖然不可能說出全部,但絕不說假話。

電影以徐崢飾演的懶人和週一圍飾演的混不吝的警察開場,奠定了這個故事的基調——一部不對現實卑躬屈膝的有骨氣的電影,同時它也不裝。

電影取材自內地真實發生的陸勇案,是真真正正的真實事件改編,雖然稍作修改,但即使是“藥神”本人也對電影大加讚賞。

電影的主要演員和次要演員,簡單來說,所有的演員——包括那位只有一句臺詞的老太太,都奉獻出了極其打動人心的演出。

而主演們的表演簡直是讓人眼前一亮的脫胎換骨。

徐崢將一個就窩進皮沙發,兩眼無神盯破電腦、隨時隨地都能耍賴、認為錢就是命的爛人,一步步演成了一個讓觀眾感同身受的真英雄。徐崢的表演顯示出巨大的說服力,一種宋康昊似的平民說服力。

而王傳君則一夜之間從一個人們印象中的喜劇演員,真正化身演技派,他甚至演服了徐崢。

徐崢現在甚至將誇獎王傳君化作了自己的日常,他毫不吝嗇讚美地所有人說:這個角色我演不了那麼好。

這種小人物的喜劇式的悲哀,的確最好的證明了一個演員的演技,但更重要的是,他賦予了演員某種尊嚴感,在被鮮肉演技揉擰多時之後,人們突然驚喜地發現,年輕演員也可以讓表演這件事,熠熠生輝。

對於同檔期的競爭對手來說,這部電影可怕的還不是塑造了一個兩個光彩四射的角色,而是塑造了一群底層的、土裡土氣的,卻異常親切和接地氣的小人物,他們奉獻了中國電影稍有精彩的群像表演。

這一切都讓這部電影絕對對得起一個好字。

但精彩還不僅於此,更厲害的地方在在於,或者說得更直接一點,沒有讓《我不是藥神》成為另一部《嘉年華》、《清水裡的刀子》這種高口碑低票房電影的另一個關鍵原因在於:儘管是現實主義題材,但電影的表述方法是很商業和型別化的。

這一切必須歸功於導演文牧野對電影的改造,在拿到初始劇本後,這個並沒有太多商業電影經驗的新導演很快就敏銳地發現,電影太沉重也太文藝了,電影的主角,原本也是王傳君飾演的病人這樣的角色,但他將主角改成了徐崢現在飾演的角色,目的簡單而明確:讓電影好看起來。

很多人將之與《達拉斯買傢俱樂部》對比,實際上電影比《達拉斯買傢俱樂部》商業化地多,導演甚至精確地將電影一分為二,上半部如同組隊行俠仗義的俠盜喜劇,而下半部更多是充滿現實意味的煽情戲。

導演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電影觸到了每個中國最無奈的地方:看病貴,看病難,展示出了樸素的良心和對現實的同情心,那段關於窮病的論述,絕對能戳到很多人的心眼裡去。

可它同時是一部高度型別化的電影,好看的故事,具有社會共鳴的主題,一群表演出色的演員,再輔以適當的喜劇和煽情商業元素,才充分激發出口碑能夠引發的票房爆款力。

這一切讓電影的票房大賣並不像一場意外,而更像一個必然。

俠盜:山爭哥哥徐崢 新導演文牧野 讓出導筒的甯浩

在我看來,完成這部電影的,是一群中國電影的俠盜,他們帶著某種俠肝義膽出場,然後又偷取了觀眾意外的讚歎和出人意料的爆款。

就如同很多俠盜片處理的俠盜英雄一樣,幾個角色先是意外相遇、成為夥伴、各司其職並完成任務,而故事的結果,是他們最終成為眾人膜拜的英雄。

《我不是藥神》的拍攝過程,就彷彿一部俠盜片。

甯浩本可以自己導演這部電影,看到電影劇本初稿的時候,他正在為《瘋狂外星人》選景,如果他這時候將電影拿下來,沒有一個人會說個不字。

可他見到文牧野之後,很快改變了主意,那種電影人的直覺,讓他很快發現文牧野的超現實主義表達,會讓他駕馭這部電影比自己更加合適,於是他及時地放棄了擔任導演的念頭,轉而充當電影的監製。

而電影的另一個監製,就是徐崢。

文牧野沒有讓他們失望。

以型別片創作這部電影,是文牧野在創作《我不是藥神》時的基本思路。他用兩年的時間一步步完善劇本,確保每個角色都能夠合理地做出“對”的事情。但新導演取得商業成功並不是大概率的事件,很多新導演都在口碑上成功而在商業上失敗了。

可是《我不是藥神》想讓故事符合大眾觀影口味,這意味著必須找到合適的幕後團隊和演員團隊、與資深優秀演員進行良好溝通,或者簡單來說,導演得鎮得住這些演技派們,當文牧野面對巨大的壓力和挑戰的時候,甯浩和徐崢站到了他的身旁。

這是一個鐵三角。

文牧野專心創作,他將電影對標為中國的《聚焦》、《辛德勒名單》和《斷背山》,這些影片都與他的創作風格相近,講述英雄的故事,能激發觀眾的共情,最終他貫徹了自己的創作思路。

這意味著他首先要顯示出導演的駕馭力,他對於每一場戲都有著精準的把控,他可以精確地指導演員“整個節奏再慢半個拍”。當甯浩和徐崢在現場提出任何問題,他都能快速地解答,這樣的導演是讓人放心的。

女主譚卓在採訪中提到過:“我們非常的驚訝,這個導演做了多麼充足的準備”。

甯浩站在身後給他壓陣,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業內和觀眾都以為這是一部甯浩電影,但甯浩只幫忙,不添亂,創作是導演的事情,找錢和為導演解決問題是監製的事情,他分得很清楚。

而徐崢的存在不僅對於創作意義重大,還直接構成了影片第一波營銷高潮——山爭哥哥。

電影的營銷原本是傳統的口碑式營銷策略,先在上映兩週前進行點映擴散口碑,在憑藉口碑發酵提升熱度,但山爭哥哥的意外崛起打亂了原本的營銷計劃。

由於一次飯圈人士吐槽徐崢引發的意外反擊,監製兼主演徐崢突然成為了人們口中的“山爭哥哥”,不僅在微博上超話指數力壓眾多小鮮肉,一度到了明星榜第7位,這場熱潮不僅帶動《我不是藥神》獲得了一批沒看片就為電影打call的熱情粉絲,更成為了年輕觀眾追捧的熱門話題,對於一部缺乏流量鮮肉的電影來說,這成為了影片爆款之路上最大的意外之喜。

現在回想起來,整部電影從創作到爆款的過程充滿了美妙的意外,如果文牧野沒有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甯浩面前,他極可能永遠錯過這部電影,甚至一生都無法拍出一部30億體量的爆款;如果甯浩堅持將電影的導筒拿過去,這很可能將是一部完全不一樣的電影;而假設徐崢沒有成為山爭哥哥,電影將很難贏得這麼多00後95後觀眾。

但與那些精彩的俠盜故事一樣,命運在陰差陽錯之間,成就了所有美妙的巧合,然後一個偉大的故事,開始了。

門道:機智的現實主義商業型別片

可這一切依然無法保證爆款的出現。

真正讓《我不是藥神》具有爆款統治力的,正是被一些影評人不齒的影片定位:現實主義商業型別片。

這是個精準的歸納。

電影沒有在某些問題上深入探討,而更多是憑藉人物樸素的良知去推進故事,故事需要反派,藥廠代理商正合適,這是一個非常聰明的拍攝方式,既保留了故事中道德、人性與法律的衝突,又巧妙地繞開了影片巨大的潛在風險。

它講述了一個更加純粹的情感故事,最終將整個故事歸結於一句——“誰家還沒個病人?你就能保證你這一輩子不得病?”

但我想對那些質疑它的人說一句:是不是所有的電影,都必須成為匕首投槍,才配得到應有的讚美?

以如此貼近的方式打動人,為故事納入能夠過關的人文關懷與社會關注,並保持具有吸引力的敘事方法,這有什麼問題嗎?

況且導演贏取觀眾的方式並非粗暴而野蠻的,影片非常聰明地構造了人物弧光。

在故事開始的時候,徐崢的角色聽到“救世主”這個詞,直接飆出的是:

我靠我是小人物,你和我談什麼拯救蒼生?!實在太可笑了好伐?!我要賺錢!

可就是這樣一個小人物,最終為了黃毛的死,憤怒地揪著週一圍角色的衣領說:他才20歲,他只是想活著,他犯了什麼罪?

這場戲,徐崢哭了N遍,每一遍結束,其他演員都會上前輕聲安慰他。

這時候,整個劇組,像一支隊伍。

雖然電影呈現出某種遊刃於現實的機智,可它終究拍出了人類巨大的同理心,當一部電影只是想以更聰明的方式,讓更多人看到,它有什麼錯?

贏家:這是一場中國電影和觀眾的狹路相逢,我們都贏了

這其實是一場險勝。一場屬於中國電影和中國電影觀眾的險勝。

在此之前,中國電影的爆款主要有以下幾種電影:一是以《羞羞的鐵拳》、《港囧》為代表的,白日夢喜劇,這曾經也是徐崢、甯浩擅長的模式。

二《芳華》、《無問西東》式的年代大片,在懷舊中訴說情懷與收割情懷。

三是《前任3》這類直接命中觀眾內心情感,與他們產生情感共鳴的泛愛情電影。

最後是《紅海行動》這類將主旋律融入了好萊塢的工業製作模式中的硬片。

但誰都沒想到,和現實正面剛的現實主義也能這麼賣錢。

某種意義上說,中國的現實主義電影漸漸成為了某種魔幻現實,有些敢說的,不具備賣座的潛質,某些電影則在遮掩遊移、聲東擊西的現實關注中尋求情懷與票房。

但《我不是藥神》是直接奔著現實去的好看的商業型別片,它贏的正是時候。

而它的成功證明:觀眾們不再會因為只明星的扎堆就為某部影片買單,也不再會忽略影片的內容本身,好電影,自然也就會贏。中國觀眾對產品質量是有鑑別能力的,好觀眾,才成就了《我不是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