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作者語:每個人都是一株鳳尾草,艱難地在夾縫中尋找他們的水源.

當大猿搬出那個強大R語言包時,我有不好的預感。

果然,經過十幾分鐘的除錯,它興高采烈地過來告訴我,執行成功了。

儘管這個開源包在理論上可以取代我之前一個月所做的工作與更之前愚公所做的工作,我依然心存僥倖,希望它別急著下結論。

我跟它講,當我找到手裡這個原始碼時,也是一樣的心情,可是仍需要時間來驗證。但同時意識到,這已經是垂死掙扎,未來畫面已經很清楚:大猿將在未來三到四年內固定地呆在這家公司;我將在三到四周內完成實習,離開崗位。我手中唯一的工作需要暇手於人,而那個人很可能就是它。與其費時間去讀懂我的程式碼,遠不如自己實現來得快穩準。何況它目前處於空檔期,搞點開原始碼玩一玩毫無壓力。

於是我茫然了。想來想去,剩下兩三週無法再系統地接手一項任務,顯而易見的勤雜工。

與其浪費辦公室茶水,不如早點回去改論文,於是說出了早就有的提前結束實習的想法。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微妙。

天色已晚,人群漸散,慢慢走在去食堂路上,沿途風景都變了。那巨集偉的建築、橋樑,那午後散步的山坡,路邊隨風搖曳的花草樹,瞬間都變成了我的康橋。

竟然有些後悔。完全可以裝模做樣地呆著,忙忙碌碌暗渡陳倉,還能從大猿那裡偷師學藝,何必非得離開。但同時已經很清楚,對於當前崗位,已經失去了存在的價值。回學校的公交上反覆考慮,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

一個月前愚公交佈置任務時,帶著充分的期望和信任,也為自己一來就能夠承擔相對重要的任務而自豪。在C 、R、Python之間比較,覺得C 實現費時間和精力,R執行時間慢,Python這麼熟,還是用Python吧。

就這樣簡單地思考之後,根據愚公設定好的任務,就開始積極上Github尋找開原始碼。一個600多個星的原始碼下載下來,效果不錯,演示給愚公看,它勉強地同意了(上篇說過它更傾向於用Java實現)。

於是在其基礎上修修改改,解析檔案、讀取資料、生成函式、進行推理、寫入檔案。忙活一個月,也忙得不亦樂乎。

隨後發生了開頭的事情,為了不互相浪費資源決定打道回府。

在這個過程中,教訓良多。

比如沒有主動了解整個工程在做什麼,承擔的子任務是什麼角色,因此也就失去從根本上改進的機會;比如語言不熟,失去了在多種語言之間篩選的可能性;比如遇到任務就閉門造車,沒有嘗試多種方案。

事實上,掩耳盜鈴的做法只適用於人手不夠的團隊,在有競爭力的環境裡,要想自己方案被採納,需要拿出硬指標。

而要拿到這樣的指標,這需要你像神農一樣嘗百草,像古代明君一樣勵精圖治。

此外,經驗也不少。

比如接觸到了真正優秀的工程師,目標進一步清晰;比如清醒抉擇、揚長避短,才能規避風險到最小。

如果說有什麼終極經驗,那就是選擇和努力一樣重要。在投入細節之前,花一週時間瞭解為何選擇不是浪費時間,而恰恰是在節約時間。

過早深入程式碼細節,容易忽略全域性。如果能選擇前考察所有方案,找到最適合的那種,或許就不會出現同樣的情景;即便出現,也能信心滿滿地說出優勢所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記:

這之後跟G講了發生的事情,被嚴正批評(委屈臉)。

申請提前結束實習本身是合理的,不恰當的是說出的時機。

衝動之下做決定是不明智的,兩件事混在一塊解決就更不明智了。

表達方式也需要權衡斟酌來顧全他人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