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國芯動,曾經的中國芯痛

今天的中國芯動,曾經的中國芯痛

本文是原創,首發於微信公眾號『 Moehoo猛虎 』

【導讀】今天,澎湃芯和麒麟芯,在中國一流科技公司體內的是中國芯動。而昨日,漢芯和龍芯,生長於中國科研機構土壤的卻是中國芯痛。

        2017年2月28日,小米旗下松果科技的手機處理器“澎湃S1”正式釋出,型號是松果V670。

        手機處理器,專業名稱是SoC(System on a Chip,直譯為:晶片上的系統)。可以粗略地理解為手機的CPU,但準確地說,手機處理器包含了CPU(中央處理器)、GPU(影象處理器)、DSP(影像處理器)、基帶、I/O控制、音訊解碼晶片等部件。也就是說,SoC不僅僅是電腦上的CPU,而是把前述這些部件整合到一起的一塊晶片,如果與電腦進行類比,SoC就好像是一塊插滿了各類板卡的電腦主機板。

        中國的科技公司掌控產品核心技術,這是不可遏制的趨勢。不僅是“澎湃S1”,華為旗下海思半導體的麒麟SoC也是國產的手機處理器。澎湃芯和麒麟芯,在中國一流的科技公司體內跳動著的這兩顆中國芯,註定要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衝撞在一起。可以預見的是,這兩顆有力跳動的中國芯,在這樣的衝撞中必定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在人們為今天根植於實用商務環境中的中國芯動而感到歡欣鼓舞的同時,無法忘記昨日曾經的中國芯痛。那也是兩顆芯,只不過,這兩顆生長於中國科研機構的土壤之上的中國芯,一顆是虛假的中國芯,一顆是孱弱的中國芯。


虛假的中國芯:漢芯

        2002年8月,海外歸來學者、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博導、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進,從美國買來MOTO晶片,找來民工,將晶片表面的MOTO等字樣用砂紙全部磨掉,然後,找到浦東一家公司再在晶片表面打上“漢芯一號”的字樣。接著,陳進召集了國內知名專家,召開研討會並利用各種手法操縱了鑑定結果:“漢芯一號”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2003年2月26日,上海市人民政府釋出“漢芯一號”,成為了“中國首個自主智慧財產權的高階DSP晶片”。

        2006年1月,“漢芯”被人告發作假。同年5月,上海交通大學、科技部、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等機構和部門確認陳進造假,撤銷其所有職務、取消其所有榮譽、追繳總計上億元的科研基金。

孱弱的中國芯:龍芯

        2001年,中科院計算所決定研發自主智慧財產權的CPU,33歲的胡偉武自告奮勇出任首席科學家,組建龍芯研發團隊,並以“毛澤東思想”作為隊伍的基本信條和精神動力。

        2002年8月,龍芯1號實機執行成功。

        2003年,龍芯的研發成為國家863重點專案,隨後得到了國家政策的大力扶持。2010年4月,成立龍芯中科技術有限公司,龍芯系列產品也在迭代式地不斷推陳出新。

        然而,在光鮮的背後,是一言難盡。

        業界的質疑和質問是非常異常尖銳的,直接把龍芯中科逼到了角落裡:

        開發高效能CPU是一項系統工程,中科院計算所的實力不夠,不足以承擔此項任務。在技術含量不高的“龍芯1號”及後續龍芯2A/2B/2C等產品推出以後,根本就是無力再戰。

        既然無力再戰,只能藉助於抄襲MIPS公司晶片的程式碼,這就招致了MIPS公司的侵權訴訟。

        已然招致訴訟,自己又理虧,只好“曲線救芯”。由於歐洲最大的半導體公司“意法半導體”與MIPS公司有關於MIPS體系結構的授權協議,因此,2006年,中科院與“意法半導體”簽署協議,從而間接獲得了MIPS公司的專利使用權,而代價是將晶片微結構授權給“意法半導體”,龍芯成為了“意法半導體”的產品。

        晶片程式碼是MIPS公司的,晶片產品是在“意法半導體”生產線上生產的,龍芯還是中國自主產權的高效能CPU嗎?

        面對這些質疑和質問,龍芯中科總裁的胡偉武自承:龍芯當初設定的目標犯了“左”的錯誤,龍芯市場化也因之而步履維艱,龍芯未能建立與產業鏈對接的生態系統。

        可是,業界接受他這樣的自辯嗎?

 

        從曾經的中國芯痛到今日的中國芯動,是歷史的必然還是宿命的安排?如果說中國芯痛是中國資訊產業的歷史程序中的必由之路,中國芯痛是註定無法避免的代價,那麼,“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的古訓更是會令人警醒。

        IT業界期待著中國芯的良性演進,人們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付出重大代價和得到經驗教訓之後,根植於實用商務環境的中國芯會更加健康有力地跳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