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埃裡克·施密特卸任Google CEO的訊息來得有點突然,但也算不上太大的意外。

過去10年,Google從一家200名員工,2000萬美元年收入的小創業公司,成長為24400名僱員,300億美元年收入的行業巨頭,作為CEO,施密特引領了這個過程。單憑這一成就,足以讓他進入最傑出CEO的行列。

對Google的兩位年輕創始人來說,施密特是最好的商業和管理老師。儘管最初他們並不想要一位這樣的老師,但迫於投資人的壓力,勉強選擇了一個在
他們看來最不壞的人選。亞馬遜的貝佐斯曾對多爾(Google的投資人之一)說:“有些人就是想要划著一隻橡膠皮艇穿越大西洋。他們想這樣做無可厚非,問
題是你是否能夠容忍他們這樣做。”

《撬動地球的Google》這本書中記錄了這樣的細節:施密特剛進入Google,發現他們竟然使用個人財務軟體Quicken來管理公司財務和人員工資。可以想見,把一個程式設計夏令營改造成一架商業機器,施密特所耗費的心血。

佩奇和布林痴迷於技術和創造,施密特則擅長將雜亂的日常事務條理化,小心地規避可能的商業陷阱。這種三駕馬車的管理架構,讓Google在一段時間內所向披靡,甚至被奉為管理典範。以至於我們開始相信,Google的完美組合,將保證它持續創造奇蹟,不斷引來驚呼。

事實是,持續創造奇蹟的是蘋果,不斷引來驚呼的是Facebook,而Google的光芒,正在被遮蓋。想一想,上一次你為Google的產品而激動是什麼時候?Google的股價在2007年突破700美元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到那個高度。

微軟到30歲的時候才顯出老態,而Google不過才12歲。

也許,是時候讓那個敢用Quicken管理公司財務的人回來了,是時候讓那個無視一切既有法則的人回來了,是時候讓激情、活力和敏銳回來了,帶著對施密特和過去10年的敬意。就像Google上市時那封創始人致股東的信中所說:“Google不是一家傳統型公司。我們也不打算成為一家這樣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