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其他部門的領導請客,到新世界地下,溜了近兩個小時。

頭一次,上冰面,使冰刀。感覺還能在上面動幾圈。估計滿場就我摔得多。(6)
和旱冰不一樣,地上沒那麼髒。衣服、褲子稍沾了些冰水,不會破。撐地的手,當時有些冰渣印出的紅點,但沒破。
還有就是,第一次,不知怎麼糊弄起來的。第二次,是在熱心的教練指導下,學會翻身跪地起的。竅門兒好多啊。

那邊,有個俱樂部。高人、教練相當多。滿場飛。還有一幫小孩學員,也是有模有樣。
和專業的表演有的比。

還看到有個據說是3歲的小(女?)孩兒,在那裡穿著冰鞋,練走步。(好可愛。)期間,有幾次,不知道是累了,還是有些怕,抱著女教練不願動了。

就咱這個老傢伙,姿勢難看不說,全場摔。、
從冰場,一直到上面樓頂,是一整個大堂。各層都能清楚地看到底下的表現。露怯的。

期間,有個一直滿場飛的高手mm也摔了個四腳朝天。於是, 俺心理有點平衡了。

很想能夠經常去去。

最後,快結束的時候,看了人家專業的機械出來修冰。有些像清掃車,前面收冰碴,後面低掛著塊布毯,拖拭著水。機械動了十來分鐘。隨後又關上透明圍欄,凍了會兒。總共半小時的樣子。
有兩跤,就是在很多人可能的注視下,摔在沒有凍結實,溼溼的,外加新划起細細冰碴的,面上。感覺褲子涼涼的,快透了。

總體感覺,挺有意思的。對咱這種單調的職業生涯,相當好的補充。

(就是借得鞋,幫稍硬了些,又襪子不厚。so, 不跟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