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塹,長一智~~跳槽一個月暨年中總結

NO IMAGE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給文章打分!
Loading...

時光荏苒,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七月底,正常來說應該六月底的年中總結,也恍恍惚惚的被拖後了一個月。
6月12我從原公司離職,6月20我到現在的公司入職,這個應該做年中總結的時間便剛好和跳槽夾在了一起。
這半年,在時光的長河中發生了很多事,有的能置於人前,有的卻只能埋在心底,而能置於人前的事,似乎對我也都是意義非凡!

首先是,今年的1月25日,我們家迎來了新的生命,我的兒子出生了!
他出生時看起來很瘦,當時黃疸比較嚴重,有好幾天都不排便,那幾天真是急壞一家人。
好在上天保佑,之後的他身體一直很好,無論是抵抗力還是長身體的速度,都在嘭嘭嘭的一路高歌。
這半年來,他由瘦子成了別人口中的小胖子,雖然也偶爾生點小病,總體來說卻非常的健康。
這一切大概都是因為有母乳的滋養,也辛苦了在家帶小孩兒的老婆!
他的名字是我取的,卻算是我們一家投票的結果。
由於家鄉的習俗,他的派行固定了一個“惟”字,這就使得實際上只能再想一個字出來,然後和姓、派行一起組成名字。
當時我們想的是,這個字不能難聽,不能太大眾化,雖然不迷信,卻也最好是配合五行。
於是我就在手機上下載了若干個起名的app,把能想到的,覺得念起來不繞口的字,全都輸進去查一遍,最終是保留了十幾個評分達到滿分100的名字。
然後一家人投票,最終使用了這個“塗惟棟”。

由於工作的原因,我沒能等到小孩兒滿月就出來上班了,而人生本來就是有喜有憂,在我沉浸於做爸爸的喜悅中時,工作上卻並不順利!
回過頭來看看,這半年的工作像是混過來的,也像是熬過來的。
這半年,移動內部各種調整,致使工作上的事十分的混亂,我所負責的專案、所接觸的專案也是換來換去。
曾有那麼一段時間我算是一個有實無名的小組長,也擁有幾個組員。
但因為這種調整,使得原本負責的專案轉交他人,而我又回到了曾經的小組,乖乖做起組員。
人有時候其實很奇怪,我原本只是想安安靜靜的做技術,並不想進入任何的管理崗位。
但是,當不得不接下那種帶點管理的位置,本想好好做下去又莫名其妙的解散時,心裡又很是鬱悶和不甘。
也是在移動的這種調整中,我們公司的經營狀況似乎也陷入了一定的危機,使得包括我在內的數十上百人相繼離職。
由於這樣的一個措手不及,去年的年終獎飄向了遙遠的天際,而今年的年終獎,由於到新公司不滿一年的緣故,也是和我擦肩而過!
加起來兩萬多塊原本是屬於我的錢,便這樣成了陌路!

無端看著兩萬多原本屬於自己的錢化作空氣,心裡似乎在滴血,可不甘卻沒有太多的辦法。
好在在這種情況下,曾經猶豫了兩年而沒能付諸行動的自考,總算也在這段時間中咬牙定了下來。
雖然和我目前所做的行業不屬於同一個專業,但是有這樣一個學歷和沒有這樣一個學歷,對於從事我這一行的人來說,還是有著非常大的區別。

與此同時的,考駕照也在這個半年被提上了日程,科一和科二已成功通過,只等接下來科三的預約成功。
雖然說短時間內可能沒有能力買車,但是這個如今就快要跟身份證一樣普及的證件,還是早點拿到手,好早點了卻一樁心事。

有了自考和考駕照這兩件事壓在心頭,我的業餘時間便忙了很多,csdn的技術部落格也沒有去年那般頻繁的更新。
但是有些事一旦做了,雖然只做了一次,效果卻是永久的。
就如我的部落格,即便今年的更新並不是很多,訪問量依然是在與日俱增,從去年年底的30多萬漲到了今天的60多萬。
也是因為去年的積累,使得今年年初收到了csdn學院的講師邀請,於是便成了csdn學院的一名兼職課程講師。
雖然自問在技術方面依舊是菜鳥一個,但是自己的點滴積累和犯過的錯誤,雖不說能幫助所有人,但總能幫到那麼一些人。
於此同時,在備課的時候也是檢驗自己知識盲點的時候,還能額外得到一點點報酬,怎麼想都不是一件壞事,而如今要做的就是儘快的把目前課程講完。

截止明天,我入職新的公司就已經滿40天了,而實際上,其實我今年原本是不想離職的。
在原來的公司,我的領導一直對我非常的照顧和看中,也一直在盡心的培養我,即便是之前外邊公司開出了高於當時2k的工資我都沒走。
但是眼看到公司的狀況越來越差,去年年終獎到如今都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甚至這個月發上個月的工資,每個人都才只先發了2000,這讓人實在是沒有了繼續下去的勇氣!
因為今年原本就在工作上很不順心,在這期間家裡還出了事情,我爸爸在給別人修房子的時候,從房頂上摔了下來,我老婆那年邁的叔叔也曾多次暈倒!
我是一個時常對未來充滿擔憂的人,說好聽點叫居安思危,說的不好聽,就是有些杞人憂天、患得患失。
但是即便這樣,我卻從沒有像這半年這樣的煩躁和焦慮!
爸爸雖然最終沒有大礙,叔叔也依舊看起來沒有太大問題,但是這些事情,讓我心裡如被壓了一塊重重的石頭,使得我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覺到了父母的老去!
而我,依舊是一事無成,該如何擔起這兩邊重重的責任?

於是,我離職了,因為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對去年年終獎的推脫,使得我不敢去賭最終這筆錢是否會給。
我離職了,起碼能立馬漲一點工資,漲的這一點工資還能在這半年裡,彌補一點最終到手的錢。
有人勸我說可以採取法律手段,可以去告啊,但是我覺得我不能。
且不說之前領導對我很好,我無法陷他於這種尷尬境地,更因為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個非常耗費精力和時間的事,我耗不起,也拖不起!

到新公司一個月,掰指頭一算也做了很多事,雖然有的最終似乎是做了無用功,但是並不能怪我。
我來公司五個星期,第一週熟悉了公司其中一個專案,原本已經差不多的時候,公司又做了新的調整,於是,第二週我換組了,熟悉公司第二個專案。
第三週對原來專案的程式碼進行重構,找了7個問題,寫了個方案文件、開了個評審會,講了下我的方案。
第四周把裡邊四五個子專案的struts2改成spring mvc,我出方案,然後去開評審會,然後其他同事根據我的方案重構,不過快搞完的時候說不用搞了,要換成spring boot。
於是,第五週把四五個子專案的struts2改spring boot,還是我出方案,然後去評審,結果開評審會才發現整個團隊需求理解有誤,方向錯了。
這些事情,幾乎每個我都出了些風頭,原本要求兩三週完成的,我一週完成了,原本應該別人出的方案,後來改為我出了。
我知道像這種出風頭,甚至搶風頭的事並不好,很容易就讓別人心裡不爽,就如那原本是被安排為別人出的文件突然轉給我一樣,別人必定心裡會有那麼一絲不舒服。
但是由於自身的各種原因,我迫切的希望給領導一個好的印象,然後好申請提前轉正,轉正便意味著能拿到更多的錢。
好在,努力沒有白費,領導也已經向更高領導提出了申請,不論結果如何,起碼有了一定的成效。

很多事,只有做了才知道其中滋味;很多路,只有走過了才明白其中坎坷。
這半年來,也算是磕磕絆絆的,五味雜陳,或許,這便是生活,生活該有的滋味!

程式語言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