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在廢除金銀的貨幣地位的程序中,國際銀行家採取了“先銀後金”的戰略方針。先取白銀的主要原因在於到60年代初,世界上只剩為數不多的幾個國家還在使用白銀作為貨幣,從美國貨幣系統中“摘除白銀”只是一個區域性手術,所遭遇的阻力和波及面都有限。

  黃金的問題則複雜和困難得多。在人類長達5000年的社會實踐中,無論什麼時代,無論什麼國家,無論什麼宗教,也無論什麼種族,黃金被世人公認是財富的最終形式。這種根深蒂固的意識,決不是凱恩斯等人幾句輕飄飄的“黃金是野蠻的遺蹟”就能化解的。國際銀行家們非常清楚,黃金決不是普通的貴金屬,從本質上看,黃金是唯一的、高度敏感的、深負歷史傳承的“政治金屬”,處理不好黃金問題,是會在世界範圍內掀起金融風暴的。在白銀戰役尚未結束之前,必須穩住黃金這邊的戰線。

  由於美聯儲自30年代以來的大規模通貨膨脹政策導致美聯儲貨幣發行嚴重超量,超量的紙幣在追逐有限的金銀貨幣過程中,無可避免地推高了金銀價格。在美國國內,由財政部負責出面壓住白銀價格,在國際上,必須有一個相對應的組織來代行財政部的功能,負責向市場拋售黃金,將洶湧的黃金攻勢壓制在灘頭陣地。

  噴氣飛機時代的到來使得國際銀行家能夠經常碰面,祕密商量對策。位於瑞士巴塞爾的國際清算銀行於是成為他們著名的“巴塞爾週末”會議所在地。

  1961年11月,經過密集協商,國際銀行家達成一個“高明”的計劃,由美國和7個歐洲主要國家建立了“黃金互助基金”,它的主旨就是壓住倫敦市場的黃金價格。該基金由參加國的中央銀行出份子,總額為2億7000萬美元的等價黃金,其中美國最為財大氣粗,獨家承擔一半,德國戰後經濟起飛,荷包也日漸鼓脹起來,加之戰敗國自覺矮人一截,所以認捐數額僅次於美國,達3000萬美元。英法意都是2500萬,瑞士、比利時與荷蘭為1000萬。由英格蘭銀行實際負責操盤,先由它自己的金庫中墊支黃金,然後月末和其它入夥的央行按比例結算。

  “黃金互助基金”的首要目標就是如果金價超過35.20美元時,予以迎頭痛擊,絕不允許越雷池一步。35.20美元的價格中包括了從紐約調運黃金的運輸成本。

  所有參與該基金的中央銀行都保證不從倫敦市場上購買黃金,也不得從南非、蘇聯等第三國購買黃金,美國還保證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遊說其它國家的中央銀行也採取同樣的政策。

  所有“黃金互助基金”的內容在當時均為最高金融機密,與巴塞爾國際清算銀行的傳統祕密會議一樣,不得有任何書面記錄,一張紙片的記錄都不允許。任何協議都是口頭達成,就如同老摩根以握手和口頭協議來完成鉅額交易一樣,國際銀行家們的口頭承諾擁有同等甚至更高的約束力。[注7.10]

  在“黃金互助基金”開始運作的最初幾年裡,大獲成功,甚至好到完全超出預先的想象。黃金生產大國蘇聯1963年秋農業嚴重歉收,不得不大量拋售黃金來進口糧食,蘇聯在1963年最後一個季度總共出售驚人的4億7000萬美元的等價黃金,大幅超過“黃金互助基金”的全部黃金家底,在21個月中, “黃金互助基金”的黃金彈藥庫暴漲到13億美元,國際銀行家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氣。[注7.11]

  但是,越南戰爭的不斷升級導致美聯儲不斷加大美元的供應量,洪水氾濫的美元很很快就吞噬了“黃金互助基金”的盈餘和大部分家底。法國眼看大勢已去,率先退出“黃金互助基金”,不僅如此,法國政府加緊把手中的大把日漸喪失購買力的美元換成黃金,從1962年到1966年,法國從美聯儲手中兌換了近 30億美元的黃金並運回巴黎儲存。

  到1967年11月底,“黃金互助基金”總共損失了10億美元的黃金,接近900噸。此時的美元已處在世界範圍內的信心危機之中。

  約翰遜總統終於沉不住氣了,他想做點什麼了。

  在約翰遜總統身邊有一群國銀行家作為他的高參,他們反覆向總統灌輸一個主意,那就是長痛不如短痛,與其這樣一點一點被其他國家吸乾黃金儲備,不如孤注一擲搏一把,拿出全部黃金家當,把倫敦金屬交易市場給淹了,一勞永逸地解決黃金對美元升值的問題,重拾世界對美元的信心。約翰遜接受了這個近乎瘋狂的建議,美聯儲的全部黃金儲備被押上了這場空前規模的賭桌。上萬噸的金磚被裝船運往英格蘭銀行和紐約美聯儲銀行,準備給看好黃金的全世界投機者一個慘痛的教訓。如果計劃順利,英格蘭銀行和紐約美聯儲銀行聯手海量拋售黃金,造成黃金突然超量供應,將金價打到35美元以下,投機者勢必陷入全面恐慌,並最終擊穿他們的止損線,造成更大規模的拋售黃金。待徹底打垮黃金買家的人氣之後,再以低價逐漸買回黃金,人不知鬼不覺地把黃金還回金庫。這實在是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在1968年年初的幾個星期之內,該計劃付諸執行。讓約翰遜總統和所有人極度驚駭的是,市場全部吸收了黃金的賣盤。該役,美聯儲總共損失9300噸黃金。酷愛權力卻輸得一塌糊塗的約翰遜總統,不久即宣佈不再競選總統連任。[注7.12]1968年3月,“黃金互助基金”已陷入崩潰的邊緣。

  3月9日,總統特別助理羅斯托(Rostow)在給約翰遜的備忘錄中這樣寫道:

  大家(總統經濟顧問)的結論是:一致反對讓黃金漲價來應對當前的危機。多數人傾向保持‘黃金互助基金’運轉,但是他們認為和歐洲方面協調有困難,很難恢復市場的平靜。所以他們認為我們最終不得不關閉‘黃金互助基金’。大家的想法比較混亂,不知如和勸說非‘黃金互助基金’的國家與我們合作,他們覺得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可能排上用場。他們認為我們必須在30天之內對何去何從有一個清楚的想法並採取行動。

  評語:您可以看出,這些想法和我們的沒有太大的不同。本週末的巴塞爾會議(國際清算銀行)之後,我們將可以更準確地瞭解到歐洲人的想法。

  3月12日,在另一份備忘錄中,羅斯托寫道:

  總統先生:

  我對比爾.馬丁(Bill Martin,美聯儲主席,剛參加晚巴塞爾會議)的理解是以下幾點:

  1.對於黃金價格的變化,英國和荷蘭人可能贊同這種選擇(保持‘黃金互助基金’)。德國人猶豫不決。義大利、比利時和瑞士人強烈反對。

  2.他達成了協議,大家追加5億美元的黃金並以承諾另外5億美元來保證基金的繼續運轉。(以目前倫敦市場黃金損失速度來看,這些黃金只能支援幾天時間)

  3.歐洲人意識到我們很快就會面臨非常不愉快的選擇。他們準備不得以時關閉倫敦黃金市場,讓黃金隨行就市。

  4.在這種情況下,財政部、國務院、美聯儲、和總統經濟顧問們忙了一整天來考慮一旦我們宣佈關閉‘黃金互助基金’後,各國以後如何協調。

  5.我們還不知道約福勒(財政部長)和比爾的個人觀點。我們會在今晚或明早與他們交換意見。

  我個人的感覺是,我們離真相到來的時刻越來越近了。

  3月14日,在黃金問題上,羅斯托進一步報告:

  您的高階顧問達成以下一致:

  1.現在的情況不能再持續下去了,希望事情能有好轉。

  2.我們這個週末需要在華盛頓召開一個“黃金互助基金”參與國的會議。

  3.我們將討論:黃金在過渡期間的規則,保持金融市場持續的措施,加緊推行特別提款權(SDR’s)

  4.在過渡期間,我們將對官方央行美元持有者按原價兌換。

  5.如果不能達成任何協議,我們將中止官方美元兌換黃金,至少暫時如此。然後召開緊急會議。

  6.這將可能使世界金融市場在一段時間內陷入混亂,但這是唯一能迫使其他國家接受一個長遠方案的辦法。我們一致認為讓黃金價格上漲是最糟糕的後果。

  您現在必須下決心是否立即關閉倫敦黃金市場。

  無論採取什麼措施也挽救不了“黃金互助基金”破產的命運。1968年3月17日,“黃金互助基金”計劃終於關門大吉了。倫敦黃金市場應美國要求關閉了整整兩個星期。

  在美聯儲黃金大戰慘敗的同時,越南戰爭的情況也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1968年1月30日越南游擊隊對南越30個省的省會同時發動大規模進攻,甚至佔領了西貢境內的一些重要目標,順化古都也被攻陷。基辛格認為,這次進攻雖然北越取得了政治上的勝利,但是從軍事角度來看卻是北越的最大敗筆,游擊隊放棄了自己擅長的飄忽不定的打法,而集中主力與美軍打起了陣地戰,在美軍優勢火力之下,游擊隊傷亡慘重。如果美軍對業已失去了游擊隊掩護的北越主力部隊進行大規模進攻,越南戰場的前景可能會有根本改觀,讓基辛格扼腕長嘆的是,約翰遜放棄了這樣一次機會。此時的約翰遜在金融戰場上的慘敗,已經使他喪失了堅持越南戰爭的底氣。

  倫敦黃金市場的慘敗,讓美國的決策精英們陷入了全面恐慌,堅持金本位的保守人士與要求廢除金本位的主流派產生了激烈爭論。但雙方都認為在如此混亂的金融局面下,越南戰爭該收場了。

  於是,美國的新聞輿論導向開始發生根本轉變。1968年2月27日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預言”美國將會失敗。華爾街日報質問“事態是否已經弄亂了我們原先可駕馭的目標?如果還沒有準備好的話,美國人民應該準備接受越南事件的黯淡前景。”《時代週刊》3月15日說,“1968年已使得美國人覺悟到,在越南獲勝,或甚至只有取得有利的局面,已經不是(美國)這一世界強權力所能及的了。”這時,熟睡已久的參議員們也甦醒過來,富布賴特議員開始質疑:“政府有權不經過國會同意就擴大戰爭嗎?”曼斯菲爾德則宣佈:“我們在一個錯誤的地方,從事一場錯誤的戰爭。”

  1968年3月31日,約翰遜宣佈對北緯20度線以北地區中止轟炸行動,他還表明不再增派大量軍隊前往越南,並宣稱“我們在越南的目標從來就不是消滅敵人”。他又宣佈放棄競選連任總統。

  越南戰爭結束的本質原因乃是倫敦黃金戰場的慘敗導致統治精英階層的金融“底氣”損耗殆盡。

  貨幣學家們在反覆發作的美元危機中始終堅稱是黃金短缺造成了貨幣危機,從金本位的歷史來看,這顯然是倒果為因,黃金短缺並不是問題的原因,無節制的美元過量增發才是危機的根源。和白銀價格長期被壓制一樣,黃金價格被長期扭曲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在於造成黃金產量不足的窘境。當危機來到時,奇怪的是人們通常採取的竟是掩耳盜鈴的伎倆,而不是誠實地面對問題的本質。在“黃金互助基金”打光所有“子彈”之後,國際銀行家們又想起凱恩斯在40年代最早提出的“紙黃金”的思想,對之加以重新包裝,最後提出“特別提款權”這個“偉大發明”。

  正如法國著名經濟學家雅克.魯夫所指出:“同時,貨幣學家們發明了一種新玩意兒來掩蓋美國貨幣的破產狀態的事實。每個國家的中央銀行被分配到一種特殊的國際儲備貨幣。但是為了不引發通貨膨脹,特別提款權必須被嚴格限量。這樣,甚至在特別提款權的扶持下,美國仍然無法償還它的美元債務的一小部分。”

  但是華爾街則是另一派喜氣洋洋的面孔,它歡呼這是個現代金融史上的創舉:

  美國獲得了紙黃金的勝利

  財政部次長保羅.沃爾克滿面笑容地告訴新聞媒體,‘我們終於實施了它(特別提款權計劃)。”華爾街日報歡呼這是美國經濟學派的一個重大勝利,因為它是對老舊的黃金必須是貨幣價值的唯一指揮棒和經濟萬能藥的直接打擊。

  但是,華爾街日報忘了說既使是特別提款權也是以黃金含量來定義的,所以黃金仍然是貨幣的指揮棒,而且特別提款權不能被“貶值”。

  對於特別提款權,李普斯有一段精彩的描述:

  總有一天,它(特別提款權)會被歷史學家與約翰.勞(JohnLaw)的密西西比陰謀所造成的‘南海泡沫’一樣並列在人類偉大‘發明’之列。把它定義為等同黃金而卻不能兌換成黃金簡直可以申請荒謬專利了。任何紙幣或信用單位只有在固定比例下毫無限制地可兌換黃金才能被視作‘等同於’黃金。

  德國經濟學家帕爾義對‘紙黃金’的概念也提出了尖銳地批判:

  這種新的SDR儲備貨幣只能在世界範圍內刺激更加魯莽的金融擴張和通貨膨脹。採用SDR是通貨膨脹分子的勝利。它搬開了擋在完全受控制的‘世界貨幣’道路上的最後一塊石頭,它永遠不會在世界上‘短缺’。

  1969年3月18日,美國國會取消了美聯儲發行的美元必須擁有25%的黃金支撐的強制要求,這一行為切斷了黃金和美元發行的最後法律強制關係。

  世界離最後的真相不遠了。

  尼克松不理解或不想去理解黃金何以如決堤的江河奔湧外逃,無論美國政府如何阻擋都無濟於事。問題的本質在於美國收支賬目出現了爆炸性的赤字,美國實際上已無力保持對黃金的固定匯率。不是黃金數量太少,而是美國的銀行系統創造出了太多的美元。

  約翰.埃克斯特講述了這場黃金決戰的最後一段故事:

  “1971年8月10日,一群銀行家、經濟學家和貨幣專家在新澤西海邊舉行了一次非正式討論,探討貨幣危機問題。大約下午3點,保羅.沃爾克的車來了。他當時是財政部次長,負責貨幣問題。

  我們在一起討論各種可能的解決方案。你知道,我一向支援保守的貨幣政策,所以我所提出的大幅提高利率的意見被大多數人否決了。其他人認為美聯儲不會放慢信貸擴張,擔心會導致衰退甚至更糟。我又建議提高黃金價格,保羅.沃爾克認為有道理,但是他覺得國會很難通過。像美國這樣的世界領導人不願意向他們的人民承認貨幣被貶值的實際情況,不論問題有多嚴重。這實在是太讓他們尷尬了,到這時為止,我們所遇到的(貨幣)危機,人民大多還毫無知覺。這不像是 1933年國家處在緊急狀態下,羅斯福可以為所欲為。

  這時,保羅.沃爾克轉過來問我,如果我來決策應該怎樣做。我告訴他因為他不願升息,又不願黃金漲價,那就只有關閉黃金兌換視窗,繼續以35美元一盎司出售國庫的黃金已經毫無意義了。5天以後,尼克松就關閉了黃金視窗。”

  當黃金和美元的最後一絲聯絡在1971年8月15日被尼克松總統斬斷之後,國際銀行家終於如願以償。

  這是人類有史以來,這個世界第一次一起進入法幣時代,這對人類社會和文明究竟是福是禍,現在下定論還為時過早。

  以美聯儲為首的西方工業國在掙脫了黃金這一緊箍咒之後,果然開始了前所未有的信貸擴張時代,貨幣發行已達到毫無節制隨心所欲的程度,到2006 年為止,美國的政府、公司和私人欠債總額已經高達44萬億美元,如果按照5%的最低利息估算,每年僅償還利息就高達2萬2000億美元。

  問題是這樣的債務已經到了無法償還的程度,而債務又必須被償還,如果不是欠錢的人還,就是借錢的人還,更糟的是,最後會由辛勤勞動的世界各國納稅人來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