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程式設計師的尷尬: 每天晚上12點準時啪啪合適嗎?

NO IMAGE

640?wx_fmt=gif

01

此刻北京時間晚上23:45,我剛刷完牙,剛調好鬧鐘,準備入睡。

 

要是以前,此刻還在公司裡默默地敲程式碼呢,回到住處也都快1點了,最近專案完成了,新專案還沒啟動,才有了正常的生活作息。

 

“啊……哦……哦……恩”,一陣陣的

 

剛眯瞪著就被隔壁屋傳來了女人哭喊聲給吵醒了,那是床晃動的節奏,那肉體間有節奏地碰撞的聲音,那聲音堪稱島國av,叫單身的我情以何堪。

 

這裡的環境不錯,房子配置也挺好,就是隔音效果太差了,我不是偷聽狂,窗戶都關了,那聲音依然很清晰。

 

蓋上被子繼續倒頭睡。

 

隔壁的“啊”聲音越來越大。

 

試著“咚咚咚”敲了幾下牆,隔壁漸漸消停下來了。

 

可過不了多久,隔壁的比之前跟來勁了。

 

……

 

半個多小時過去,不知是完事了,還是怎麼了,總算安靜下來。

640?wx_fmt=gif

02


來這座城市不到一年,就已經搬了三次家了,東西雖然不多,可每次搬家都把自己累得夠嗆。

這次可是找了一週時間才找到落腳處的,租金雖然貴了點,30來平方,光線還是挺不錯的。

 

每層兩戶,樓梯左側一戶,右側一戶。

 

我是上週才搬來的,對面的那對情侶比我慢搬來了兩天。

 

以前沒注意到,今天我算是見證了他們的瘋狂。對面的那女孩,見過一次,二十出頭的樣子,如花似玉的眉眼模樣很俊俏。

 

接下來的幾天,晚上他們依舊如此,彷彿他們不用睡覺似的。

【未完,待續《出租屋那點事》】

PS: 前些年,在出租屋遇見那點尷尬事。

【END】

近期精選推薦

面試時,不知如何和面試官談期望薪資,不妨看看這篇文章

月薪3000,請不要跟我談狼性文化,談情懷

這座城市很炎熱,孤單的人總是晚回家

640?wx_fmt=jpeg

分享職場攻略、技術心得和創業資源

更多精彩內容,請長按識別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