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lelend創始人吳易宸對話中本聰核心開發成員Martti ,現場分享資產管理經驗

NO IMAGE

 

近日,Whalelend創始人兼執行長吳易宸發表《自動化數字資產管理解決方案》的主題演講,並在演講結束後與中本聰團隊核心開發成員、數字啟蒙資本顧問Martti Malmi進行了對話,現場分享在資產管理方面的經驗。

 

以下為演講全文:

 

吳易宸:大家好,我叫吳易宸,今天很高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在歐洲數字資產管理這方面的經驗。我本人在歐洲生活了有20多年,原來是傳統金融和諮詢方面的一些工作經驗,我大學畢業之後在波士頓諮詢公司在全球做了一些高科技領域的戰略專案,在芬蘭微軟做財務總監,創業之前最後一份工作是在北歐最大的投資銀行,在那裡做了一個三年15億歐元左右的科技轉型的專案。這次很感謝易總邀請我們過來,上飛機的時候我在想這個問題,從2008年數字貨幣、比特幣、白皮書釋出到今天為止,去年2017年所謂大紅大紫,比特幣的價格一路飆升,到將近兩萬美金左右。我覺得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大概停下來,回顧這10年走過的路,來考慮一下我們現在的現實和當年中本聰寫他白皮書的時候裡面的憧憬和願景有多大的區別。

 

現在舉手表決一下,現在多少人真的是中本聰的白皮書一個字一個字看過了,有多少人真正能覺得看得懂,能夠解釋給別人聽的,有多少人記得他白皮書第一句話講的是什麼?他第一句話講的是:比特幣是什麼東西?比特幣是一個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這是他白皮書的第一句話。我們現在想想,我們現在的現實就我個人認為,對他當時的憧憬還是有很大的區別。

為什麼?

一、波動性很大;

二、擴充套件性有限;

三、受眾率低。

 

全球商家裡面只有一萬家,到全球商家連.0.01%都不到。造成什麼情況?造成比特幣日均換手量很低,只有1%左右。這就萌生一個問題,現在數字貨幣的本質是什麼?點對點的現金系統很明顯不是這樣。是什麼呢?我覺得這個問題其實很難回答,如果我們現在有一個時光機到原來六七十年代問,你覺得以後過去幾十年,網際網路科技對我們的生活有什麼樣的影響,這根本是想象不到的事情。所以現在問數字貨幣的本質是什麼,將來是什麼,根本想象不到。

 

在國外行業認為,這實際上本質上來說數字貨幣現在是一個高風險、高回報的這樣的投資工具。這本身其實沒有什麼問題,高風險不是一件壞事,但是因為數字貨幣資產管理業還是處在萌芽狀況,所以幾乎沒有什麼理財產品大家可以用。這就會造成什麼樣的狀況呢?很多國外持幣者手裡一大堆幣天天放在錢包裡面,相對於法幣來說收益有上上下下,這本身沒有什麼收益。我們做傳統的人來說希望覺得很奇怪的事情,你有資產本身沒有回報。

 

跟大家分享國外比較尷尬的一個事情,這個Winklevoss兄弟是雙子交易所的創始人,這兩個兄弟在美國申請ETF(音)申請三次被拒絕了。還有Coinbase上線指數基金,做了三年才做出來,只在美國通行,投資最低底線是25萬美金,侷限性比較小,為什麼這麼困難?為什麼產品上有一定的缺乏?最大的原因有一些產生金融上面的基礎設施根本不存在。比如說人民幣、美金、歐元,一切很簡單的產品,一些儲蓄帳戶在貨幣市場上很難做出來,因為借貸市場不太存在。

 

介紹一下我們公司,WHALELEND是設立在北歐的公司,在當地的政府、傳統金融、數字金融結構支援下發行了我們第一款對外的產品,相對於傳統金融業來說就是數字貨幣上面的一個幾乎零風險、中等回報的儲蓄帳戶。

有幾個特點,

一、利息每天算。

二、利率收益每天都不太一樣。

 

你給我們存的比特幣,我們的利息也是比特幣還給你的,我們有機制保證,風險為零,流動性很高,任何時候提都可以。這是我們WHALELEND比特幣去年跑出來的一些結果,綠色的條條就是每天的收益,每天都不一樣,每天0.1%摺合以後大概在40%-50%這樣。白線就是你的帳戶餘額,去年2017年大概有15%左右的回報率,這是我們去年內測跑出來的成績。

 

具體怎麼用?首先第一步到我們網上存幣,我們會將資產分散到各大交易所,我們會通過後臺將儲戶的資產經過P2P高頻的交易結構,等於是借貸給交易所讓操盤手進行槓桿交易,後臺就機器學習的印證保證本金不受損,利息每天算,24小時想把這個錢提出來都沒有問題。

 

產品路線,今年主要要把這個產品做精、做好,下半年會跟日本和美國的幾大各大交易所進行產品上的整合,2019年主要的目標就是來做一些一系列新的投資產品,爭取在下半年能開始提供以數字貨幣做基礎的借貸的工作,希望到2020年左右我們能夠成為數字資產管理這個行業的龍頭企業。到時候做一個平臺,不管你是散戶、大戶到我們這個平臺上有相對你的產品選擇。

 

最後講一下核心成員,我的CTO技術總監有超過30年在這邊做金融科技的經驗,他在摩根士丹利和睿信(音)做過將近20年,他和我創業之前最後一份工作帶了300多個人的團隊,建立了一個歐洲最大的能源交易所,在歐洲跟歐盟政府有很近的交流。我們公司還有一些資深顧問,2012年它的CEO和CTO是我個人很好的朋友,2012年這個平臺發行的時候實際上是一個人寫的,是數字貨幣業的領袖人物,也是我個人的好朋友,也在我們公司做顧問,也是我們的使用者。

 

我們今天還有另外一個朋友在這裡Marrti其實也是我們這個公司的使用者,現在大家掌聲歡迎。讓Marrti上來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們這方面平臺的經驗。

 

我們問下一些問題,主要是他的個人的體驗。首先能不能講講你的見解呢?就是你覺得我們從中本聰一開始對比特幣的概念演進到今天有什麼樣的發展?

 

Marrti:他的定義是電子現金,現在更多的是一種數字的投資,所以這其實沒有什麼對錯可言,但是我們當然希望它的作用能夠最大化的發揮,所以還是有和一開始定義不一樣的地方。

 

吳易宸:很明顯的是您自己也持有很多的比特幣,對吧?對於您所持有的這些資產有什麼樣的管理方法呢?

Marrti:當然,我是首先線下有儲存這些幣,我也在移動端有很多支付的行為,花費的行為,比如說WHALELEND也是我感興趣的投資平臺。

 

吳易宸:你覺得加密貨幣上面的投資有什麼不同呢?

Marrti:我自己的偏好在於你要持有它,因為你知道貨幣的走向長遠來看還是一個走高的,所以這是一個非常理性的策略。而且,在中國日交易是很流行的,這個對於我來說也是有一定的意義,我也開始關注這方面。但是,可能也會有一些損失。

 

吳易宸:你對產品方面有沒有什麼想說的呢?相比歐洲的玩家。

Marrti:這個介面是非常簡單的,所以你就可以直接在這個介面上面去進行儲存,建立自己的基金。

 

吳易宸:所以總體來說體驗還是不錯的,對嗎?

Marrti:對,是實際的。

 

吳易宸:最後一個問題,您是地球上少說在比特幣有超過10年的經驗了,很少人像您有這麼豐厚的經驗,你今天站在這裡給我們在座的中國的比特幣幣圈還有其他的一些人,其他人正在做什麼呢?推廣什麼呢?

Marrti:其他的一些人他們可能也在另外的一些地方,比如說是對於幣圈的人,像我一樣向他們宣傳自己的想法或者扶持那些初創的企業。

 

吳易宸:謝謝,再次感謝您能夠來到這裡。希望您能在這裡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

Marrti: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