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今天看到一篇報道:
北大畢業美國留學生萬字長文數落父母 12年春節不歸
看了這篇文章,說實話感觸頗深,就像網上說的那樣,為什麼做父母不用考試。

我也算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每次回想整個成長過程,都對父母存在埋怨,當然沒有文章裡的那麼嚴重,在外人甚至父母看來,我與他們的關係應該是良好的。但是我自己知道其實我真的從來都沒有信任過我的父母,只是我的教育告訴我,我應該對他們好,僅此而已。

相對文章的主人公,我可能更順利一些,因為我的父母是屬於放養型的,基本什麼都不管,高中時期寒暑假,就算我一個星期不著家都不會有人過問,或者在床上連躺三天也不會有人知道。所以在人際方面可能比主人公要好一點,但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就像主人公那樣,小時候被調笑,被刁難父母都不會出面保護。

我們家是放養型的,所以不存在生活技能太弱的問題,這個放養的程度,我可以舉個例子,開飯了,母親會叫一聲吃飯,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你吃也好不吃也好,都無所謂。從幼兒園開始我就自己上下學了,走一個多小時。但是這些都不算什麼,很多等到年紀大了就慢慢看開了。只是看開了不等於放下了。

印象最深有一件事,大概很多人都經歷過,小時候親戚都喜歡騙小孩,誒呀,你是你爸媽從垃圾堆撿來的,不聽話就不要你了。我們家親戚屬於格外會編故事,他們不僅告訴我我是撿來的,還給我編造了一個在討飯的媽,說她過的多可憐多可憐,然後我媽就在一邊笑還一邊附和。

小孩子多單純,我就信了,然後哭著說要去找我親媽,哭的特別傷心。然後大家就很開心的哈哈大笑。後來發現每次這樣逗我我都會哭,就更熱衷於這樣去逗我,而我媽,那個被人當面編造在要飯的人,只會在一邊哈哈大笑。

後來我慢慢就長大了,就不哭了,我只是在心裡下定決心,一定要多攢錢,然後去找我媽,就跟倉鼠藏食一樣,一毛錢一分錢的去攢,然後到那個傳說中撿到我的地方去轉悠。

再後來更大一些,就知道那不過是一些沒有惡意卻也沒有善意的隨口說的玩笑,不經意在小孩子白紙一樣的世界裡劃下了深深的印記,所有人都不以為然,但是小孩子卻牢牢的記住了。

在小孩子長大了以後,印記似乎就慢慢淡了下來,但到底還是留下了痕跡。直到現在,理智告訴我那就是我媽,但心裡卻再不這麼認為。我還是會把她當母親一樣孝順,但上心不上心到底還是不一樣的。我的手機備忘錄上記滿了哪一天是為什麼要給父母買點啥,跟我的工作日程擠在一起。

從我讀大學開始,似乎就越來越懂事,跟父母的關係也越來越好。直到我研究生畢業,父母開始催婚。我們這一代似乎就是逃不出這種怪圈,上學時嚴令禁止談戀愛,畢業了卻要求你馬上結婚。好像結婚就是說說那麼簡單的事情。

我本人對結婚這件事沒什麼抵觸情緒,當然也沒多大期待。大概真的所有有能力對自己生活負責的人都不太期待婚姻,而且冷靜思考一下就覺得要完成一段幸福的婚姻有多難。然後我就跟我媽說,不要管我結婚的事,也不要替我答應什麼相親,不然我就只能不回家了。

不回家這件事對我真的一點難度也沒有,甚至是一件開心的事情,我終於不用端起一張臉朝著所有人虛偽的笑,也不用應付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每年過年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

每次回家應付這些,都在想要不乾脆找個人結婚算了,大不了就是離婚。但是一想到結了婚馬上就會被催著生娃,我就放棄了這個念頭。婚姻可以隨便,但是生孩子,對我現在的情況,感覺完全沒有做人父母的能力,我沒有信心可以教好一個孩子,並且讓他覺得世界雖然有不平,但依然是美好的。

身邊很多同齡人或者年齡稍長者,結婚生了小孩,甚至二胎,然後往家長處一丟就萬事大吉,用我老媽的話說那就是完成任務了。他們或者有不得已的原因,或者只是懶得帶,但是生孩子什麼時候變成了任務,什麼時候又成了生了就能完成的任務。看著這些年輕的父母,我總是在想,為什麼做父母不用考試。

而且於我這樣對做父母實在沒有信心的人,也希望可以有考試,我可以說考試沒有通過,我做不了父母。但是有時候又覺得自己是被這個社會畸形的價值觀給同化了,變得和那些人一樣,是不是自己也在變得軟弱。

我不想變成一個怨天怨地怨父母怨社會,滿身負能量的人。我也不希望被社會被多數人同化,成為一個人云亦云,毫無自己的人,也許我需要思考一下什麼才是我真正想要的令我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