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雲PK騰訊雲,雲端計算的寡頭對決即將到來

NO IMAGE

阿里雲PK騰訊雲,雲端計算的寡頭對決即將到來
文/路北

雲端計算的廣泛普及要歸功於創始者亞馬遜,是它最早嘗試將閒置的伺服器資源對外出租並獲利。如今,佔據亞馬遜總營收不足10%的雲服務已經提供了集團將近過半的利潤。近些年,隨著雲端計算在國內市場的剛需被喚醒,亞馬遜、微軟、谷歌等國際巨頭通過各種途徑進行市場滲透,但在中國資料主權和網路安全法規的限制下,這些外資雲在國內的進展並不順利,因受監管限制,只能“帶著鐐銬跳舞”,國內市場基本上還是騰訊雲、阿里雲這些本土企業的天下。

誰是亞馬遜在中國的衣鉢傳人?

雖然外資雲並沒有在國內占主導地位,但是他們的盈利模式、銷售方式乃至企業文化已經成為了國內雲平臺學習的方向。在很多報道中,阿里雲和亞馬遜並列的情況非常多,“阿里雲與AWS、Azure等巨頭的競爭也將主要在生態層面上展開”、“亞馬遜AWS、微軟Azure和阿里雲Alibaba Cloud的3A競爭格局”等概念被拿出來反覆炒作。

那麼阿里雲是否具備與亞馬遜AWS並肩的能力和地位?撇開利益相關的投行報告,單是看兩者的營收和利潤就能一目瞭然。今年第三季度,亞馬遜AWS的營業收入32億美元,經營利潤率超過26%,而阿里雲營收14.93億元,大約兩億美元,差了16倍,況且還沒有實現盈利。這兩個資料的對比很清楚,無論是影響力還是實力上,阿里雲完全不能和亞馬遜AWS相比,不能因為短期的增速和海外的佈局,就認為阿里雲已經躋身國際一流。

其實,就算不和國際巨頭相比,單在國內市場上,阿里雲的“一哥”地位並不牢固。國內市場的參與者並不在少數,三大電信運營商、騰訊雲、百度雲、華為、金山都不可小覷,細分市場的搶奪和蠶食無時無刻不在發生。

在眾多的競爭者中,騰訊雲所施加的壓力最為明顯。

無論是雙11雲服務價格下調,還是不久前的Sort Benchmark 比賽,阿里雲一直受到競品——騰訊雲的追趕乃至壓制。

還是通過營收資料進行對比。在第三季度,騰訊支付相關服務及雲服務收入同比增長348%,總營收為人民幣49.64億元,其中騰訊雲服務收入同比增長超過200%,對比阿里雲的同比增長130%,騰訊雲的增速後勁更足,已經形成了趕超之勢,未來“一哥”的位置會不會易主,實在很難說。

到底誰技術更好、價格更低、朋友圈更大?

營業收入只是冰山一角,但反映很多的問題,不過騰訊雲和阿里雲的差距還是要從深處挖掘。

1.比效能。

雲端計算涉及的技術十分多,網上有很多關於伺服器、資料庫、物件儲存等產品的效能評測對比,評測結論並不統一。實際上,即使阿里雲的起步要早兩年,但也並沒有積累出技術優勢,反倒是在Sort Benchmark的排序比賽中將關鍵指標全盤輸給了騰訊雲。

Sort Benchmark是一項國際賽事,被稱為“計算界的奧運會”,谷歌、AWS、微軟都曾參賽並獲過獎,在今年的Sort Benchmark上,象徵著技術能力的排序比賽的四個子專案冠軍都被騰訊雲拿到,並以提升2到5倍的成績重新整理阿里雲去年創造的紀錄;而今年阿里雲則拿下象徵價效比的CloudSort的冠軍,外界解讀為“以降低3倍的成本重新整理2014年加州大學採用AWS創造的記錄。”

多說一句,對於這項比賽,媒體有兩種誤解,一是騰訊雲之所以能得冠軍完全是出動了豪華裝置,且這套裝置並不實用;二是阿里雲的重點在於給企業“降成本”而非“拼速度”。實際上,按照比賽規則,能參賽的產品必須是商用產品,而且騰訊雲的參賽產品“數智”已經在騰訊雲上開放了,所以並不存在裝置不實用這一說。另外,從2014年到2016年,雲端計算技術已經普遍改進了很多,阿里雲價效比“提升3倍”並不具有參考意義,況且2014年的比賽,並非AWS自主參賽,AWS沒有對參賽團隊進行直接指導。

在效能上,阿里雲和騰訊雲都接受住了來自內部產品的檢驗。在雲的眾多使用場景中,“2015年春晚”搶紅包是最經典的一幕,收發紅包這種億萬級別的資料處理量,是阿里雲支援的12306網站搶火車票的一百餘倍,從這個例子中就可以看出,在雲端計算效能上,騰訊雲絕不會落後於阿里雲。

2.比價格。

亞馬遜網路服務全球市場副總裁Ariel Kelman曾表示:降價是AWS雲服務重要戰略。自開展業務以來,亞馬遜AWS已經展開了52次減價活動。亞馬遜如此,國內平臺更是如此。對於阿里雲、騰訊雲而言,前期能否盈利並不值得考慮,跑馬圈地更為重要,只要能夠搶先大舉搶佔市場,之後便可以通過規模效益實現收支平衡乃至盈利。這種做法很類似前期的O2O、網約車等領域。

阿里雲在年內的幾輪降價雖然壓低了大多數競品的利潤,但是對平臺級的騰訊雲卻沒有效果,況且,目前同類產品的售價騰訊雲依舊低於阿里雲。

最近的一次降價是阿里雲發起的,其在雲棲大會上宣佈中國區雲產品全線下調,核心雲產品最高降幅達50%,而就在半個月之後,騰訊雲便掀起了更徹底的降價浪潮,核心產品全面調價,最大降幅低至3折。

降價是以盈利為代價的,當前參與各方均未盈利,但拓展市場在當下顯得更為重要,可以預見,國內的降價潮還會有幾輪,而且阿里雲和騰訊雲仍將在不短的時期內頻繁發起價格戰。但這種做法對亞馬遜、微軟等國外雲端計算服務商並不利,因為國外企業一向難以適應“價格戰”,這倒也利於國內平臺抓住機遇排除國際巨頭的干擾先行壯大起來。

3.比生態。

可以說,阿里雲和騰訊雲的壯大是離不開阿里和騰訊這兩個平臺靠山的,但是即便都存在平臺依附關係,但也存在著諸多差別。

阿里雲誕生之時便獨立於母公司,最初使用者是阿里小貸和淘寶天貓,具有明顯的電商屬性,隨後才對外形成自己的生態。而騰訊雲自誕生起,就結合騰訊消費級業務優勢形成不同的垂直雲體系,如遊戲雲、視訊雲、媒體融合雲、金融雲、政務雲等。可以說,騰訊雲並不是作為一個獨立的業務來考慮,而是作為整個平臺戰略去考慮的。

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當90%的流量都來自移動終端的時候,坐擁微信、QQ、瀏覽器、視訊、應用寶等介面的騰訊系就顯得十分龐大——其佔據中國人使用網際網路的時間超過50%。可以說,騰訊平臺已經為騰訊雲提供了最大的應用場景。

與阿里雲的更多地佈局在政務、電商、物流等領域不同,騰訊雲在遊戲和視訊等娛樂場景上擁有更多的優勢,而後者恰恰是最容易形成井噴趨勢,最容易出現爆款產品的領域。

相反,阿里雲由於自身原因,已經讓開始形成的生態圈出現了裂痕,不久前IT之家發表宣告從阿里雲遷移出去就是一個例子。

4.比高階使用者

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點:雲端計算的利潤要從高階使用者上獲取。小企業每月支付的租金並不能形成大氣候,雲平臺要像IBM當年給銀行、大機構、大企業提供服務一樣,搶佔高階使用者。這不僅意味著技術要絕對過硬,還要求雲平臺有超強的資源整合能力。

在這些“高大上”的客戶中,金融機構無疑佔據大頭。今年7月,銀監會發布《十三五科技指引》,明確提出未來5年銀行業60%以上的業務系統上金融雲,75%的場景實現智慧運維,這給雲端計算市場畫了一個很大的蛋糕。近期甲骨文聯姻騰訊雲,形成了對等地位基礎上的強強聯合,為騰訊雲在金融等主流領域的拓展增加了籌碼。在進軍金融雲方面,騰訊集團副總裁賴智明曾表示,騰訊金融雲的搭建是一個傾全力All in的投入。騰訊雲在金融機構上的佈局將取得先發優勢,提高品牌溢價。

高階客戶的另一個爭奪熱點是海外市場。近日,騰訊雲宣佈將於本月內全面開放11個海外服務節點,算上海外的3個資料中心、國內5個資料中心,騰訊雲在全球的服務節點達到19個,成為截至目前在全球雲端計算基礎設施最完善的中國網際網路雲服務商。

在中國企業開拓海外市場的過程中,騰訊雲在其中發揮的作用不容忽視。在全球快速部署海外節點的同時,騰訊雲也在為出海企業提供一套生態體系平臺服務,比如針對遊戲行業提供一系列的增值服務,比如:1.整合騰訊內部資源,為遊戲企業提供東南亞音樂播放平臺JOOX等多家平臺級網際網路公司的海量使用者流量;2.整合騰訊遊戲最具優勢的語音服務,為遊戲企業提供不同國家不同語音版本服務;3.在未來,騰訊雲還將有望提供海外直播分發平臺,為優質的視訊直播平臺提供內容分發和流量入口。對比阿里雲的海外佈局,可以說,騰訊雲和阿里雲的“雲端之爭”已經將戰火燒到了國外市場。

全面的對抗已經開始

近年來經濟下行壓力逐漸加大,企業自建IT系統的成本十分高昂,況且大多面臨著海量資料的分析和處理難題,為了實現業務的穩定和擴容,減輕一次性投入的資金負擔,大量企業將關注重點放在了雲端計算上。通過雲平臺的彈性架構,的確能大幅提高企業業務上線的效率,節省開支。

所以在這幾年,傳統的IT市場份額已經在被不斷地取代,租公有云已經成為市場的主流選擇,隨著各類行業的深度觸網,騰訊雲與阿里雲的巨頭之爭已經被擺上了檯面。

毫無疑問,市場將向著資本、資源雄厚的企業傾斜。就從目前各平臺的內部動力分析,騰訊雲和阿里雲的全面對抗才剛剛開始,一個暫時領先,一個緊追不趕,當差距越來越小時,誰的戰略和路線將最終勝出?相信不用多久便能塵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