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義大利人以醜陋無恥的行為贏得了世界盃,齊達內以他那禿頂了的滿是智慧的頭將自己頂了回去。我知道這樣說會得罪很多真正看球的意甲球迷,也討不到許多偽球迷的同情。但熬夜看完這屆世界盃,我真的不能掩飾對義大利足球的厭惡。義大利足球於FIFA的地位毋庸置疑,但那是老本積累起來的,而真正代表現代足球趨勢的是崇尚進攻足球的西甲和英超。直到上屆世界盃之前,我都是不看球的,但以前就耳聞義大利人的保守和功利,到今天,我則更加堅定了厭惡義大利的決心。這次,義大利比任何國家都渴望在此碰杯,因為它們距離上次這個時候已經有24年了,再不這樣就直擔心世人要把它們遺忘,所以,就出來一個無恥的馬特拉齊用言語辱罵齊達內,這樣卑劣地奪得世界盃,因為只要有齊祖在場,它們的賊心就無法達到。明白人都看得出,比賽在按照法國隊的節奏進行,齊達內是場上當之無愧的主宰者,他縱橫捭闔指揮若定,一路走來,不僅影響隊友,也影響了對手,使得每一場法國的比賽都圍繞他進行,令每一支王牌之師的核心靈魂都肅然起勁。

    義大利人以這種方式贏得比賽,以這種方式贏得比賽的球隊,永遠也得不到我的喜好。球場是男人的競技場,你要麼就當王者,要麼就作鞍前馬後的士卒,什麼茅山道士之類的陰險人物,都見鬼去吧。齊達內這樣被算計,非但沒有讓我們覺得有瑕疵,反而讓其人格彰顯偉大。經過三屆世界盃,幾十年的球場闖蕩,齊達內的人品應該不被任何人質疑,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關係到自己職業生涯的金盆洗手之作,關係到整個法國隊名譽和全世界球迷矚目的關鍵時刻,齊達內決不會沒有思量,然而他還是發怒了,只能有一種可能,那肯定是遭受常人決難以忍受的辱罵。儘管他曾被人捧為上帝,被人稱作大師,但大師也是人,耳朵裡聽不進辱罵的聲音。球場是個陰陽錯亂的世界,永遠只追求罪證不管原委,而主裁就是那不可一世的閻羅,犯了錯誤也不允許別人指定,任何時候都只聽那兩個扮演黑白無常小鬼的助裁,凡事獨斷專行,不可理喻。從而,沒有哪怕一場球賽是公正的比賽,黑哨、賭注、假球永遠伴隨這項罪惡的運動,無休無止,折磨人的心靈,剝奪人的睡眠,甚至直接導致許多的流氓衝突,世界的安寧全被它攪壞了。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