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其實人性都是一樣的,因為人類文明跟人類進化史相比,是幾萬年比40多億年。從歐洲文藝復興開始以來,東西方的科技對比發生了顛倒性的變化,文藝復興以前,東方的科學技術是要比西方先進很多的,但到現在,西方和東方的科技差距其實大家都是知道的。這個差距的造成其實更來自於一種習慣,特別是這些人的一些習慣:農場主(地主),商人,賭徒。對於這些人來說,無論是在勤勞方面,還是在吃喝嫖賭方面,其實東西方沒有多大的差異。但西方的地主,商人和賭徒的一個細微差別最終造成了這種巨大差距的出現,更是催生了現代科技,西方的地主,商人和賭徒除了幹人類該乾的事情之外,對其本質工作要敬業那麼一點點:他們會把自己做的事情記錄下來。比如西方的地主(農場主)在種植的同時把天氣,用肥等記錄下來,商人會把自己的帳記得更清晰,賭徒會研究一下自己為什麼輸多贏少。大家可不要小看這個,其實這就是現代科技發展的最基礎的根源。並由此催生了影響現代社會最深遠的三大學科:統計,概率和會計,特別是概率統計的結合更是現代科學技術的奠基。無論是現代物理,化學,生物還是現代經濟學,社會學基本都是構築在概率統計之上(比如量子科學的解釋)的。其實科學的發展來自於積累,而這種積累就來自於人類的工作和生活,沒有想象的高大上。如果大家看看近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歷史,特別是那些偉大科學家的歷史就能明白,我並不是在美化西方的地主,賭徒和商人。

其實人性都是一樣的,只是中國大部分人的腦袋自從掉入厚黑染缸後,就再也沒發揮過正常的功能。

另外一個方向就是各行各業的資料採集應該先行了,特別是資訊程度低,而對資訊化要求還比較高的農業,種植業,製造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