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有時,一個人安靜的光著腳坐在宿舍的陽臺上,聽著寂寥的音樂

暗暗的,沒有燈光打擾的房間

低沉的,細風拍打臉頰的夜

曾經,以為有理想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然而,理想美好而短暫留下 歲月流年的影子

告訴我,快樂來過,我還在原來迷失的地方

一個人,仰望著寂寥的夜

淚水大顆大顆的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