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適合寫高瞻遠矚的書麼?

   

   你適合寫高瞻遠矚的書麼?有些作者覺得工具書太簡單,沒品位,不能體現他的水平。

比如炒股書,我們說寫MACD、寫KDJ,作者就說這只是個指標,隨便學學就會了,沒什麼講的。他要講投資思路、大盤分析,甚至結合國際形勢來講,這樣才能和他的身份相匹配。
   還有人力資源的書,市場上絕大多數暢銷書都是績效、薪酬、法務相關的實操書,看上去很常規,換句話說很low,比如銷售部門如何考核KPI、研發部門如何考核KPI,很多書大同小異,沒什麼新鮮的。於是有的作者腦洞大開,非要寫 《大資料 人力資源》,《現代人力資源管理的趨勢與解讀》甚至《區塊鏈在人力資源中的應用》這類高大上的選題。
   還有創業方面的選題,我們寧可做《如何寫商業計劃書》、《開公司的具體步驟》、《如何招人》這些具體選題,而不願意做《創業方法論》、《網際網路 時代的創業》這類巨集觀選題。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那種很先進、很巨集觀的選題,對作者要求非常高,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1)對於一個新領域,你是不是站的足夠高,有足夠的閱歷、足夠的思想深度,能駕馭這個主題。很多作者自以為懂了很多,但大部分是紙上談兵,並沒有遇到多少真實案例,最後僅僅是自己的猜測,其實沒什麼實際價值。

(2)即使滿足了第一條,還要考慮作者的影響力,能不能得到讀者認可。比如這句話“不能承受股價下跌50%的人,就不應該炒股。”,我說出來,你只會“呸!”一聲;但巴菲特說出來,你肯定會仔細想一下。這就是身份的作用,因為巴菲特用事實證明了自己的能力,而我在股市只有賠錢的份。

注:圖片來自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絡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