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自從汪峰和章子怡墜入愛河之後,這個男人快被人罵爛了。人品咱且不論,其實他的歌還真有些不錯的。

    今天在駕校一點通做題,備考明天的科四,本來聽 Katie Melua 的爵士樂,後來想換個味道,就隨機播放汪峰和許巍的歌曲作為背景音樂。又一次聽到了《覺醒》,碰巧和我最近所思所想有些契合,小有感觸,找來歌詞溫習了一下。歌詞很長:

    “

突然發覺這麼多年就過去了

還來不及思考理想已變成幻想

不知不覺地身體沒有了力量

這如刀的現實將我切碎在路上

理想算個屁啊

愛情算什麼東西

時代總是在變

有些不知所措

可我還是個人啊 還是個人啊

我不想變成一種悲哀 也不想變成一個糞土

我想在死去之前覺醒

為了心底的驕傲和光明

我不想變成一個虛空

也不想變成一個廢物

我想在死去之前覺醒

為了生命的尊嚴與夢想

 

理想總是沒有慾望那麼的眩目

就像空虛比活著的壓力還要重

每當靈魂深處發出顫抖地微笑

那像死的悲傷

就把我埋入荒崗

自我算個屁啊

信仰算什麼東西

真理總是在變

早已出離迷惘

可我還是個人啊 還是個人啊

我不想變成一種悲哀 也不想變成一個糞土

我想在死去之前覺醒

為了心底的驕傲和光明

我不想變成一個虛空 也不想變成一個廢物

我想在死去之前覺醒 為了生命的尊嚴與夢想

 

我們在未知的荒原上艱難行走

流著堅強的淚水放蕩並且迷惘

我們在紛亂的街道上失聲歌唱

唱著那美麗而不如人意的生命

自由算個屁啊 永恆算什麼東西

是非總是在變 我已無法分辨

可我不想這樣啊 我還有希望

我不想變成一種悲哀 也不想變成一個糞土

我想在死去之前覺醒

為了心底的驕傲與光明

我不想變成一個虛空 也不想變成一個廢物

我想在死去之前覺醒 為了生命的尊嚴與夢想

我不想變成一種悲哀 也不想變成一塊糞土

我想在死去之前覺醒

為了心底的驕傲與光明

我不想變成一個虛空 也不想變也一個廢物

我想在死去之前覺醒 為了生命的尊嚴和希望

    ”

    如果你想聽,連結在這裡:《覺醒》  。

    其實之前還喜歡趙傳的《我是一隻小小鳥》,當然歌詞也很長,摘錄幾句:

    “

每次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

我總是睡不著

我懷疑是不是隻有我的明天

沒有變得更好

未來會怎樣究竟有誰會知道

幸福是否只是一種傳說

我永遠都找不到

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

你們好不好

世界是如此的小

我們註定無處可逃

當我嘗盡人情冷暖 當你決定為你了的理想燃燒

生活的壓力與生命的尊嚴

哪一個重要

    ”    

    有一陣子迷王傑,他的《回家》,每到春節假期,都會聽幾遍。也摘些歌詞吧:

    “

我走在清晨六點無人的街帶著一身疲倦

昨夜的滄桑匆忙早已麻木在不知名的世界

微涼的風吹著我凌亂的頭髮

手中行囊折磨我沉重的步伐

突然看見車站裡熟悉的畫面

裝滿遊子的夢想 還有莫名的憂傷

回家的渴望又讓我熱淚滿眶

古老的歌曲有多久不曾大聲唱

我在歲月裡改變了模樣

心中的思念還是相同的地方

那刻著我的名字年老的樹是否依然茁壯

又會是什麼顏色塗滿那片窗外的紅磚牆

誰還記得當年我眼中的希望

誰又知道這段路是如此漫長

我不在乎有沒有夢裡的天堂

握在手中的票根是我唯一的方向

回家的感覺就在那不遠的前方

古老的歌曲在唱著童年的夢想

走過的世界不管多遼闊

心中的思念還是相同的地方

    ”    

    如果你看到了這裡,那你應該還會看下去,否則,就請止步吧。

    雖然我一直在說男人的歌,但我的目的真不在此。就像你和某人說話,其實說出來的並不是你想表達的,你想表達的恰恰被你所訴說的隱藏掉了。悖論是,如果你不說,卻又無從讓人知道。那種心有靈犀、會心一笑、高山流水覓知音、聞琴解佩神仙侶,你知我知……真如雙色球頭獎的概率。忘了,我的五塊錢還沒來得及去兌……

    已故的著名作家王小波,是當代最有才情的作家,可惜英年早逝。我喜歡他的《黃金時代》,也喜歡他未完成的《黑鐵時代》,當然《一隻特立獨行的豬》我也喜歡,他在這篇雜文的結尾這麼寫道:

    “

    我已經四十歲了,除了這隻豬,還沒見過誰敢於如此無視對生活的設定。相反,我倒見過很多想要設定別人生活的人,還有對被設定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因為這個原故,我一直懷念這隻特立獨行的豬。

”    

    王小波的小說,行文之間自有一種韻律流動:

    “

    天色微微向晚,天上飄著懶洋洋的雲彩。下半截沉在黑暗裡,上半截仍浮在陽光中。那一天我二十一歲,在我一生的黃金時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愛,想吃,還想在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後來我才知道,生活就是個緩慢受錘的過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後變得像捱了錘的牛一樣。可是我過二十一歲生日時沒有預見到這一點。我覺得自己會永遠生猛下去,什麼也錘不了我。

”    

    你看,這就是《黃金時代》裡的一段文字,我頂喜歡。當然他的小說並不總是這種語言,但無論《萬壽寺》的往復還是《紅佛夜奔》的自我顛覆,其實都在述說一種夢想的湮滅。

    你還記得兒時的那些夢嗎?

    韓寒說他後來轉行去賽車,只是因為兒時的一個夢。很多夢都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消失,只有那個夢留下來,於是他去實現它……

    可是,自從我們工作後,誰還說得請小時候做過哪些瑰麗多姿的夢呢?當你在中字本上寫下“長大後我要做個科學家、校長、萬元戶、土豪、明星、農民伯伯、小賣部老闆、老師、攻城獅、程式猿……”時是否會想到,許多年之後你還會回想那個時刻?也許它已經模糊,你甚至已經想不起來稚嫩的自己在那個下午究竟有沒有寫下這些看似可笑的長大後……

    高中時我的物理老師是位高人,每堂課四十五分鐘,三十多分鐘用來和同學們侃大山扯閒偏兒,到快下課時寥寥幾句把課一講,下課鈴一響,瀟灑地甩甩黑亮的頭髮,轉身就出教室了,從不拖堂啊。而我們都喜歡這樣的課,考試居然也能拿高分。可是後來據說有家長找到學校去,說某某老師不務正業上課老瞎聊天……額滴神啊,誰不曾年輕過?為什麼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好的,還非要把它變成和自己一樣平庸的?為什麼就不能允許這麼一個特立獨行的存在呢?

    也許這就是生活……

    也許這就是生活,如果你看過《畢斯沃斯先生的房子》,可能也會這樣感慨。

    那麼,工作,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我親愛的程式猿們,你為什麼要在電腦前噼裡啪啦敲出那麼多程式碼?

    如果有一天,一個星期,半個月,一個月,半年,一年……你不需要再做這些——好吧,我們先假設你彩票中了 500 萬。你會去做什麼呢?

    據統計,中了彩票頭獎的人,99% 的人後來生活悽慘……可你還是想中上幾個億吧。

    讓我們暢想一下,有了這麼些錢,你要乾點啥?

    開個公司,買輛豪車,置幾處房產,養幾個小情?哦,什麼,這太世俗了?其實世俗的成功無非如此而已。

    自古如此。

    雖然新文化運動打倒了孔家店也割斷了古文言,但是自古以來,置辦房產,多養幾房老婆,都是男人們成功後乾的事兒。寒窗苦讀十數載,一朝及第,你說說,乾點兒什麼好呢?再說了,我們又沒什麼信仰……詩言志也: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而這種世俗成功標準,可不是靠著文言文傳下來的,它是一個民族骨子裡的特性,所以呢,即便割斷了古文,這一點也是割不斷理還亂的。你看最近兩年落馬的高官,有多少是由於小情們的倒戈一擊啊。

    啊哈,男人一有錢就變化,這話是亙古不變的真理。你彆嘴硬,硬說自己和那些壞男人不是一路貨色,那很可能是因為你還沒有有錢起來……

    再扯遠一點。

    叔本華以其悲觀主義者特有的睿智和直抵本質的勇敢,用兩種狀態概括了作為個體的人的痛苦的一生:匱乏和空虛。如果一個人生來貧困,則將日日與物質的匱乏做鬥爭,其生活也將因這種持續不斷的鬥爭而變得“充實”(虛假的充實,時時面臨崩潰的可能)。設若此人擺脫了物質上的匱乏,則接下來就必然陷入精神上的空虛,和生來衣食無憂的那部分人一樣。而不論是空虛或者匱乏,都是極端痛苦的,人的一生,就是一個不斷和匱乏、空虛做鬥爭的過程。

    所以呢,你看,吃不飽穿不暖的時候一門心思想辦法讓自己能吃飽穿暖;然後呢,吃好穿好有房有車;再然後呢,如果錢還不夠多,還可以孜孜不倦的奮鬥, N 套房,更好的車子, N 多車……;如果錢還不夠多,社會地位也不夠高,依舊孜孜不倦的奮鬥,捐個官,捐個名,找幾個女盆友;繼續奮鬥吧,物質極大豐富了吧,空虛了,越夜越寂寞,虛壑難填,食、色、錢、權,都不足以與這亙古洪荒的虛空抗衡,迷糊迷糊,來點兒夠勁兒的,呀哈,乖乖,吸毒了你。所以今年最熱的片子是《監獄風雲》,導演張元,編劇寧財神,演員則有高虎、張默、何盛東、張耀揚等,片尾曲《鐵窗淚》則由李代沫演唱。

    真真扯太遠了,咱們還是回到主題:工作,對於我們,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如果你因為沒有房而沒有妹紙,臉又沒有都教授那麼平板,那工作恐怕是必須的,當然你有四大名爹的話可以例外啊。一句話,工作麼,養家餬口。

    如果你有房有車有老婆有孩子,是四有青年,工作意味著什麼呢?房貸、車貸、保姆工資、奶粉錢、學費、贊助費、補習班費……還是一句話,工作麼,養家餬口。

    如果你沒了各種貸各種壓力,還在工作,工作意味著什麼呢?也許你很喜歡工作,哦,沒錯,有的人就是喜歡,因為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樂趣了。這是江湖大忌,一定要有工作之外的興趣,這是生活的三個支點之一。其它兩個支點麼,就是工作、家庭生活嘍。

    在這個時候,你最容易對工作的意義產生懷疑。我為什麼要工作呢,為什麼呢,你說說,這究竟是為什麼呢?聽聽童安格的老歌:

    “

多少臉孔,茫然隨波逐流

他們在追尋什麼

為了生活,人們四處奔波

卻在命運中交錯

”    

    也許你心中還有夢,還沒背上生活的壓力時已經在想這個問題,覺醒得很早哦,太厲害了你。你看很多人到了三四十歲創業去了,其實它們心裡有一頭沒被馴服的小獸在嗷嗷兒叫……

    其實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心裡都是有很多想法的,你可能會把河水畫成紅色的,城堡沒有門而公主和王子不知道怎麼進去了,你拿著魔仙榜就可以變身小天使,養個機器人專門替你嘗各種食物的味道……後來呢,被奴役慣了的大人開始用它們受到的被奴役的方式來奴役你了來設定你的生活了,一幫不會做夢的人把有夢的小孩子給打敗了……這個童話故事一點都不好玩兒……

    工作,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它可以是養家餬口的工具,也可以是實現夢想的階梯,當然也可能是消磨無聊時光的好道具,還可能是找妹紙的蹩腳藉口……最後還有一種可能,中學的政治教科書早就告訴我們了,未來的共產主義社會,物質極大豐富,各種資源按需分配,屆時,工作會成為生理和心理的雙重需要,因為,閒著,實在是累得慌啊兄弟!

    其實這本來就是個偽命題,誰又真的在意呢?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如果你找到了它,也許工作就有了別樣的意義。

    備註:你看我熬夜寫這個,就知道我有多麼困惑掙扎了……明天還得考科四,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