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神祕的刀郎在 2003 年成名,成名歌曲是《2002年的第一場雪》。

    “2002年的第一場雪,來得比往年要晚一些。停靠在八樓的二路汽車,帶走了最後一片飄落黃葉。……”

    正是在 2002 年,我大學畢業,找了份售後技術支援的工作。 2003 年的時候,奔波在河北維護程控交換裝置,我們破舊的桑塔納裡,經常傳來刀郎沙啞的嗓音。

    好吧,我承認,這篇文章與刀郎沒有半毛錢關係。可是當年紅遍大江南北的刀郎,現在已經找不著了吧。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早時不計算,過後一場空。這首詩又是幹麼的……還是回到正題兒吧,恐怕你手裡板磚已經在跳動了吧。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技術支援。幹了兩年多,覺得沒意思,自己快被廢掉了,於是決定轉行做軟體開發。先裸辭,後學了一星期 C 語言,幸好找到個公司肯接收我,謝天謝地,不然真不知道今夕何夕。那時被各種形式所逼,不得不換工作,所以收入只有技術支援那份工作的 1/3 也接受了。

    一開始在西安做 PC 軟體開發,後來離開西安,去了南京,搞嵌入式,導航、MP4、車載電子,幹了一年多,又不幹了。裸辭,回到西安。

    幹什麼呢?其實我這人比較隨性,再度回到西安時,已是 2007 年底,工作近六年了,也沒正兒八經想過這些個問題。那當年大學要畢業時,就更是少不經事了,人憨憨的,沒見過世面也沒什麼想法,覺得有個事情幹不錯了。可人不能總這樣,你說呢?更何況我幹了六年革命工作了呢……

    找了個做 WIFI 晶片的外企,待遇不錯,當時給到將近 8K ,公積金什麼的都挺高。找了家做外包的,待遇也還行。後來呢……我又回到第一家搞開發的公司了,工資是談過的幾家公司裡最低的,兄弟,最低的。

    為什麼呢?

    “

    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的爐臺   

    當灰燼的餘煙嘆息著貧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執地鋪平失望的灰燼   

    用美麗的雪花寫下:相信未來 

    ”

    我有一段時間很喜歡食指的詩,當然,海子的也喜歡。

    “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

    不過,我回到老東家那裡不是因為它們。

    看來得躲西紅柿了。

    別砸,回家我得自己洗衣服呢。

    其實作為程式猿,你們不覺得找工作時要時刻謹記這兩首詩嗎?很多人都在追求的:生活與工作的平衡,所謂 work life balance 。其實就藏在這兩首詩裡,真的,騙你是小狗。

    我回到老東家,是因為老闆對我說要做產品,做一個視訊相關的產品,具體是什麼還不清楚。那時我雖然還有點兒糊里糊塗,聽過很多道理,還沒過好這一生。可畢竟已經不是懵懂少年,多少有了些自己的看法。覺得做產品比較靠譜,比外包靠譜,比外企有更大的可能性,沒準一下子紅了呢?風水輪流轉,明年到我家,也許就可以鮮衣怒馬走天涯……

    這是我當年的一個認識吧:

    “有產品做,就不要做外包;有獨擔一面的機會,就不要去做外企或者大公司的螺絲釘。

    當然很多人與我見解不同,理解並支援你們!王小波是羅素的信徒,羅素說,參差多型乃幸福之本源。本來麼,求同存異,不能視見解與己不合的人為異端,那是法*西斯。工作中其實也是一樣的。

    吭哧吭哧幹到了 2014 年,從 08 年到 2014 年,發生了很多變化,老婆孩子什麼的都有了,人生有幾個六年呢……有了白頭髮了……

    此翁白頭真可憐,伊昔紅顏美少年……不過當年我也是一容貌粗鄙嚇人的主,配不上這詩,我要說的是,紅顏彈指老——打住,我這是腫麼啦!

    我已經 30 多歲了,三十四五歲,非常尷尬的年齡,對開發人員來講。你懂的,雖然你是個一線經理,其實也還是個幹活兒的。屁話!

    有次和朋友吃飯聊天,說起我們這個年齡的技術人員的出路,不免相對喟嘆……如果要找工作,其實挺尷尬的,繼續做開發嗎?已經做了幾年技術管理,不想玩兒過山車了。可是管理工作本身也很難做不說,機會也不是太多,這時就體現出差別來了:招管理崗位的,更願意有大公司管理經驗的人員。而專案經理之類的,多數是外包公司或者定製開發類的專案,與做產品的初衷不同。

    話說到這裡,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做了六年的產品,產品沒有大紅大紫……

    其實幹什麼都是有風險的,對於開發人員來講,最大的風險是什麼呢?選錯一門技術?幹錯一個專案?做錯一個產品?跟錯一個老闆?……也許都不是,也許是沒有在合適的年齡找到合適的妹紙……

    對於開發人員來講,最大的風險是:在職業規劃上沒有延續性地亂跳槽

    有人跳槽為了漲工資,不跳不漲麼。一年都能換幾次,也不管工作內容、技術路線什麼的。這其實也無可厚非,是吧。龍生九子,個個不同。理解萬歲。橋歸橋,路歸路。

    我是比較遲鈍的人,到了 30 多歲才第一次正式地來審視“怎樣找工作、找什麼工作”這個問題,可能是年齡大了吧,覺得不能再玩從零開始的遊戲了。有人早慧,可能大學沒畢業就明白了這個道理。真的,我有一同學,畢業時放著微軟不去,堅定地找嵌入式的機會,真給他找著了,並且幹得風生水起……還有個小盆友,小學時就說長大了要當校長,原因呢,是因為他的老師老打他手心,他當了校長就可以直接開掉這個老師……

    當年我在參加一家公司的面試時對面試官說:要在兩到三年內做到不可替代。結果被拒了……你懂的,單位都討厭這個。可是作為開發人員,這是你時刻要牢記在心的:培養自己的稀缺性

   為什麼這麼說呢?物以希為貴麼。如果你很牛X,乾的活兒很重要,別人又替代不了,你自然受重視是吧。

    好像又跑題了,題目是怎樣找工作……乾脆換個題目算了。

    別急,待我再繞回來。

    如果你要尋找新的工作,反過來說,就是你要跳槽了。此時一定要想:為什麼跳槽?

    是因為所用技術沒有前景嗎?比方說公司用 DOS 環境程式設計,或者一直使用 MFC ,這都是過時的技術,如果不喜歡,早點跳,找個與網際網路或者移動相關的方向吧,或者行業性很強又產能不過剩將來大發展的,比如機器人、自動化控制、智慧醫療什麼的……

    是因為工作中經常不爽嗎?這個就要仔細掂量了,哪裡的工作,哪家公司都有不爽之處,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一定要想明白,自己的心態或者策略是否可以改變,從而改變工作狀態,消除不爽。鳳凰涅盤,浴火重生。簡單說,改變自己,改變世界。當然,如果無論怎麼樣,某種不爽都無法忍受,比如女上司老吃你豆腐而你又不愛這口,那就早點走吧。

    是因為個人沒有發展前景了嗎?比如職位上不可能再晉升,技術上不可能再進步,薪水上不可能再大幅增加……要想清楚……

    是行業突然遭遇暴風雨,前途黯淡了嗎?好吧,該換行了。夕陽產業的話,沒必要留戀了。

    是公司突然遭遇資本危機,一蹶難再振嗎?看你自己的判斷了,有些老闆很牛的,翻身很容易的,如果你在此時很講江湖義氣,不離不棄共患難,東山再起時,自然少不了你的……

    是因為薪資太低,同行業相比較,缺乏競爭力,或者簡單說,生活壓力大,入不敷出?這沒什麼好討論的,擱誰身上因為這個換工作都可以理解。

    總之,要換工作,一定要想明白為什麼?都說是為了愛情……其實這也是一個常見的原因。如果是這樣,問世間情為何物,二話不說,換吧,支援你。除此以外,還是要想想為什麼。面試時這也是經常被人問到的問題。

    好像我應該是在說自己,現在又換角色了麼,有點兒邏輯混亂了,當我自說自話好了……

    決定換工作了,就要考慮找個什麼樣的新工作。此時你之前的思考就派上用場了。機會只青睞有準備的人。

    假如你已經很清楚自己將來的道路,非常篤定,堅信不疑,那就好辦了,一定要找到這樣的機會,抓住它。此時你的稀缺性,無論是技術上,還是思想上的,都可以幫助你找到好的工作。而你對職業發展連貫性的原則與思考,也會讓你的焦點不那麼散亂,能夠做到有的放矢不盲目。任爾東西南北風,咬定青山不放鬆。我就是奔著那個妹紙去的,就像那些狗血的電視劇裡演的那樣,目標明確,很好,很好。左牽黃,右擎蒼,千騎捲雲崗……好吧,如果你氣場這麼強大又目標明確,摧枯拉朽不是問題……

    最後說一下我對好產品的理解,大概是醬紫的:

  1. 解決使用者痛點
  2. 所處行業前景光明
  3. 產品有延續性,可持續性發展

    好產品加上靠譜的公司,基本上就是比較靠譜的工作了,甚至可以做成事業。

    怎麼判斷公司靠譜呢?我有一些經驗,用來鑑別不太靠譜的公司或工作:

  1. 只關注你過往能力和專案的匹配度
  2. 只想用你已有的技術能力解決公司遇到的問題
  3. 面試你的人對公司產品沒有熱情,自己都不瞭解公司的產品遠景,也不瞭解公司的遠景,說不出個一二三
  4. 沒有新產品,招你就是維護性開發

    如果新公司靠譜,有實力(有一幫牛人、有資本投入)把這個產品做好,那是最好的了。恭喜你啦。

    那怎樣瞭解公司呢?網際網路搜尋,熟人打聽,公司網站,招聘要求,都是途徑。還有一個就是面試,一定要牢記,面試是雙向的,不但是公司選擇你拷問你,也是你最好的瞭解這個公司的機會,有時機就問一些思考過的問題,這也是前面提到讓你想清楚為什麼自己要離開現在的公司、自己想幹什麼、將來的路怎樣規劃的一個原因。我在面試一些應聘者時,通常在最後會留機會讓他們問問題,經常遇到有些求職者說我沒什麼問題……這麼好的機會都放過了,一般這種情況,這個人我就不再考慮了……

    但願你看到了這裡。

    哇哈哈哈哈哈……

    最近韓寒的《後會無期》正在熱映,沉寂十來年的朴樹同學也出來為其站臺背書,那個當年滿臉疙瘩的民謠歌者,現在依然沒有一個很適合他的編曲,也是一大可嘆之事。其實我還是比較佩服韓寒的,他的經歷可供我等程式猿們參考。當時寫作《三重門》時,他的身份也頗具稀缺性——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話說那時新概念如日中天,後來也還有多位作家是從這裡走出來的。後來韓寒當了賽車手,真夠勁兒!這截跨的!後來又創立了《獨唱團》;再後來出了《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又開始寫小說了嗎?其實這部小說真心一般,還有那個《長安亂》……前兩年主辦的《一個》 APP ,現在是我手機上開啟頻度最高的應用……到如今,他又搞起電影來了……真真兒是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扯這麼多,說什麼呢?作為開發人員,也是要不斷挑戰自己的,那種“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的做法是要摒棄的,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麼。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在這個瞬息萬變的 IT 江湖裡,如果你不能識別並不斷加強自己的競爭力,任由時間悄悄流逝而自己始終滯留原地,想必過不了幾年,就該感嘆“如今的江湖,已經不是我輩的江湖”了。

    寫給已過而立的自己,也給看這篇文章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