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程式設計師,一個令人嚮往的職業,看起來,有著高薪酬,自由的工作空間,是一群有高智商,靈活頭腦的人們。然而,撥開表面的浮華,深入到其中,才知道,程式設計師的工作體驗,並不是那麼美好。

程式設計師的工作,讓人抓狂,程式設計師的生活,線性單調。就收入和工作的穩定性來說,軟體程式設計師是最好的工作之一,但這份工作對人的心理健康來說是很糟糕的。

第一:內心感知智慧的饑荒

程式設計師在工作中,似乎發現一起共事的所有程式設計師都比自己聰明、比自己有天份、比自己有才能。一個剛畢業的準備應聘程式設計師的男生這樣描述他的生活:“去年7月開始準備找工作,買了N多書,演算法導論、程式設計珠璣、程式設計之美、面試寶典,結果一本都沒好好看過,也為後面的悲催經歷留下伏筆。” 

而一個從事了5年程式設計師工作的人這樣說:”如何成為一名專業開發人員?工作時間不短了,感覺一直山寨中。我一直就很迷茫,通過怎樣的學習途徑,才能夠達到設計出我所描述的那種成熟的大的商業程式碼的水平。其實我也做過不少維護性的程式碼,各種工作上的應用工具,說起來大部分軟體功能需求只要網上查查,看看文件也都能做得出來,但是終究自己從頭做的東西都是小兒科,根本提不上任何規範可言,雖然自己一直試圖去讓自己規範起來,比如命名規範,函式簡潔,邏輯清晰,但總覺得再怎麼做都是像玩具一樣的小玩意,反正一路走下來,感覺不到上正路“。

什麼是套路,什麼是章法,程式開發總有新的概念,新的語言乍現於世,基礎的邏輯,底層的架構,資料庫,瀑布式的開發還是敏捷開發,程式設計師的腦子裡裝著無數的疑問和無數的程式碼。這讓他們永遠繃緊了神經,生怕一個放鬆,就被同伴甩開幾條街。潛心研究技術,把各種技術融會貫通,這樣運用起來,才能更加得心應手,不僅要研究技術,更要學習一些業務領域的專業知識,這樣開發出來的軟體才能更接地氣。

第二:年齡越大的職業生涯規劃迷茫

CSDN論壇上面說:” 在國外,65歲的David Maynard依然做著他熱愛的程式設計工作,他能從中感受到何為“軟體藝術”,而不是簡單的去做碼農來養家餬口。“ 試問一下,在國內能有幾人?出於國情的不同,國內的競爭十分殘酷。換個角度說,如此豐富經驗的程式設計師不去做管理真是浪費了,或許這也是國內很多做程式的同學們的一致看法和努力的方向。是做技術專家,還是上升到管理層職位,這是很多程式設計師迷茫的地方,年齡越大,思維越窄,視野越不像年輕時那樣天馬行空,富有想象力和創造力,更多的是急功近利的思想左右程式設計師不能深挖技術,追求金錢的浮躁感充斥著他們的內心,不能靜心,就不能創造出有創造力的程式碼。

有一位已年過40的程式設計師,他擁有碩士學歷,他的小孩馬上上初中,在深圳大型小區有自住房一套,其它資產100W 。照理說,他現在也是不愁吃穿了,但是他總感覺壓力很大,心情煩悶,他說:”  我是做IT業的,現在還在底層從事編碼工作,感覺日漸吃力,上面的領導都是80後了,感覺領導對我也不是很信任,所以很擔心失業,我老婆學歷不高,現在沒出去工作,吃穿我負責,我還得掏錢給她買社保,小孩也正是花錢的時刻,去年光培訓費用就4、5萬,感覺真是壓力山大,雖說我現在的年薪有20W左右,但是一旦失業,可能再不能找到這樣的工作了,出路在何方?“ 

程式設計師的前途是非常美好的,未來的世界,是人工智慧大行其道的天下,物聯網的深化發展,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人工智慧,大資料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作為掌握這些核心技術的程式設計師,自然是職業當中的佼佼者。所以,程式設計師對前途的擔憂其實並不是理性的。相反,他們對自己的限制思維,才阻礙了他們的發展。國外的人65歲還在研究軟體藝術,而國內的人,30歲過了,就再想,自己要不要再做程式設計師工作了。這無疑是大家小富即安的思維限制了大家的前進。

第三:生活安全感的缺失,精神空虛

2017年9月8日擁有三千萬海外使用者的福建天才程式設計師離開了人世!有網帖稱WePhone開發者蘇享茂因被前妻所逼,遭索要1000萬元和房產賠償,後自殺身亡。9月9日,記者從其家屬處獲悉,蘇享茂於9月7日凌晨五點左右在公司附近的住所處跳樓自殺。9月6日,WePhone的創始人兼開發者蘇享茂在Google 留下一份網帖,稱在某婚戀網站結識翟某某,離婚後翟某某向他索要1000萬人民幣和一套房產。由於自己沒有1000萬又走投無路,將要因此離開人世,並在相簿中留下與前妻的對話截圖。

無獨有偶,12月10日上午九點多,深圳中興網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一研發組主管歐某對妻子說道:“領導要我去公司”。走之前還說:“我們公司有內部矛盾,我很可能成為犧牲品”。妻子回道:“你都快離開公司,對你有什麼影響?”歐某說,“就是因為他們的矛盾,才影響要我走。”
沒想到,這一去竟是永別。在12月10日這一天,面對強制性勸退他的公司,他用最決絕的方式,從中興通迅大樓26樓一躍而下,與父母妻子兒女說了永別。歐某的心理很脆弱,他沒有想到年邁的父母,年幼的兒女,獨自面對這一切的妻子。失業的恐懼,讓他毅然的選擇了死亡,不由得不讓人惋惜,又為他的脆弱感到震驚。離開中興,世界尚有其他出路,為何只能以死去面對呢?妻子也曾安慰他:“你這麼優秀,南開的碩士,華為做了八年,中興做了六年再換一個更好的。”,然後,“他默許地點了點頭走了!”沉默深處,有不能承受之重。

程式設計師的思維方式,比較注重邏輯,不合邏輯的世界,讓他們一時適應不來。面對恐嚇,面對裁員,他們選擇了逃避。似乎,不合邏輯的世界紛繁複雜,不能承受,他們只有離開才能解脫。而這種思維的侷限性,讓他們走上了不歸路。人生有千條萬條路,只要不是生命的盡頭,總會有轉機,而失去了生命,就失去了一切,更加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

第四:忙碌的工作,壓力山大

國內網際網路公司興起的996模式,每日需要耗費相當多的腦細胞,因各種專案的時間限制,也會帶來無休止的加班。導致了程式設計師這種腦力勞動者,變相演化成體力勞動者,拼在最前面的,熬的最晚的,往往是年輕人。你年齡大,瑣事多,加不了班?那你Out了。

人們的印象裡,一個“真正的程式設計師”是那種熱愛程式設計的人!如此之愛,以至於他的所有時間都是在程式設計。如果你想成為一名成功的程式設計師,你至少要做到看起來像一個”真正的程式設計師“….於是有人就開始晚上加班、週末加班,只是為了看起來像是一個”真正的程式設計師“,於是這些人最終精疲力竭。

一位名叫Kenneth Parker的程式設計師在他的部落格上寫了一篇叫做“親歷者講述一個程式設計師如何變成精神病人的”文章。文中講述了他們的同事如此努力的工作,結果“完全精神崩潰,在程式設計業界裡見過的最勤奮的程式設計師。他經常晚上在公司加班,當週末有緊急工作要處理時,他總能隨叫隨到…

然而,當被送到了精神病治療中心後,他的工作效率就不是那麼令人滿意了。我被公司派去醫院探望他,他向我要了一支筆和一張紙,他想把程式寫在上面。“我還能寫程式”穿著病人睡袍的他對我說。他在紙上寫了兩行程式碼,然後不能自控的抽搐哭啼起來。

知乎上描述程式設計師的工作通常是這樣的:” 明天就要deliver,下班前卻發現個bug。
伺服器CPU佔用率100%,沒人知道怎麼回事,一幫子程式設計師看著log祈禱。  下午四點客戶來測試,一位女生程式設計師,有個重要功能她忘寫了,就是來測這個的,怎麼辦?都給我讓開,我來寫!  放假回來,運維的人來哭訴,說我們組的人把他的database drop 掉了。  Scheduled job 沒跑,log裡什麼都沒有。你昨天還跑得好好的,為什麼今天就不跑了?可以不要那麼有性格嗎?明天你還跑嗎?你說話呀…  凌晨跑個report job,我覺得十分鐘就能跑完,結果到中午還在跑。誰寫的?你的code也太沉得住氣了。
 給table加個column,mysql就死了,這已經5個小時了,馬上天亮了,怎麼辦?怎麼辦?  運維的兄弟們,快來救命呀!“

為什麼程式設計師,這一個天才輩出的職業會發展成這樣,我們不得不關注人們的精神層面,物質極大的豐富,豪車,豪宅,環遊世界是人們畢生的夢想,而在這些夢想之後,是生命的不能承受之重。

《聖經》路加福音九章25節:”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性命,有什麼益處呢?“ 僅以此警句來告誡各位程式設計師,保重身心健康,比寫一萬行程式碼來得重要。

程式設計師職業困境怎麼破解?海瀾君幫你答疑解惑。

首先,要樹立信心,雖然程式設計師貌似是一個競爭激烈的職業,但是,真正牛逼的程式設計師,也是非常有競爭力的核心人才,是受到各大企業爭相追求的。如今無論是BAT的格局裡,還是遊戲公司的佈局裡,都少不了程式設計師的身影。未來的虛擬現實技術和人工智慧技術裡,都離不開程式設計師的貢獻。這是一個有深度的行業,深耕細挖,方能收穫豐厚。不斷的學習先進的知識,專業,在專業領域內開疆拓土。

其次,要對自己定位。程式設計師是走技術專家的道路,還是走技術 管理的道路。對自己定位要精準,更要客觀。如果你很熱愛技術,對此樂此不疲,厭倦辦公室政治,不喜歡糾葛於人際關係的微妙,那你就適合做技術專家。如果你對與人溝通特別感興趣,又有高超的情商和權力駕馭能力,那你就適合做技術管理層。無論走哪條道路,都是對自己職業生涯的規劃,都是對自己未來的規劃,要慎重,要對自己認識清楚。

最後,要合理安排作息時間,不能一味的以命換錢。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勞逸結合,才能獲得收益倍增的效果。喬布斯再出名,改變消費者的習慣,卻不能挽回自己的生命。所以,一切以健康為基礎,在良好的健康基礎上,再去添磚加瓦,建立自己的事業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