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社交產品是對每個個體自身人性的迎合、利誘和放大。如果說世界上最複雜的是人性,那麼創業專案裡最複雜的自然就是社交產品。網際網路創業最有意思又最深奧的就是社交類產品。

一款好的社交產品一定是能夠迎合人類七宗罪中的其中之一的,比如他覺得Facebook迎合的是傲慢/自負,人們把一些精挑細選的東西用粉飾後的方式表現給他們的關注者們,以此來獲得一種虛榮感。

人類七宗罪(好色、暴食、貪婪、懶惰、憤怒、嫉妒、傲慢)

從七宗罪型別的人類原始需求出發的產品,好處是能夠迅速吸引使用者,形成病毒傳播,但壞處是可持續性差,社群氛圍維持難度高,和留存低。

更重要的是要像放風箏一樣,利用七宗罪反過來的把社群向正面塑造。日常生活中的交往是一樣的,哪怕你再喜歡一個人,也是要一步步循序漸進。

懂得生活的人,會從身邊的旁枝末節中體會生活,而不是每天只高談闊論。懂得追女孩子的人,與其每天都在獻殷勤、表白和宣誓,不如找點事情一起做,找個共同話題一起聊天。容易交朋友的人,也是一樣,都是有自己的興趣和專長,這樣大家才有話聊,才能在交談中更加深入的瞭解彼此。

所有社交產品表面上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牽線搭橋、製造媒介,最終讓使用者基於這個平臺上的媒介形成更好的互動和關係的留存。

“知乎”給人們製造的媒介是問答
“YY”或“9158”給人們製造的媒介是視訊娛樂內容
“豆瓣”給人們製造的媒介是影音書
 “Nice”是潮流文化和標籤式媒介
“陌陌”最早興起的媒介其實就是地理位置因素
“會會”的媒介是使用者的行業和背景與相約聊天的主題。

交往的過程需要這些媒介,要讓使用者之間有話聊,有源源不斷的內容產生,內容消費,並且形成關係鏈條。

有甚者,有一些社交產品跳過了媒介,直接把人和人的關係引向了結果,比如直接可供任何人線下約飯的產品或是單純根據照片挑選配對類的產品我都覺得是非常粗暴、違反人類正常交往習慣和不可持續的。

社交類產品還有一個需要注意的事情是“媒介的即時性”。

每種媒介的作用和效果都不同。媒介的選擇非常重要,直接影響了最終產品和社群的形態。一種雙向多邊的,每個人都能低成本生產和消費內容的媒介才是最理想的。

垂直社交產品的意義並沒有那麼大。結果就是社交產品往往是幾年出一個大的,也是個贏家通吃的市場。所以在最開始的時候就要想好抓的是使用者的什麼痛點和原始需求,又該用怎樣的媒介來引導。

脈脈、會會、知乎、Linkedin、“Same”、“陪我”、“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