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IMAGE

畢業設計,我的畢業設計!!

當我聽說導師也曾經一走進她的實驗樓就壓抑的想跳樓的時候,我現在的壓抑似乎 減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