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大盤點:雲端計算風雲

NO IMAGE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給文章打分!
Loading...

2013年12月18日,筆者和鈦媒體另外一位同事正在位於海定區小營西路33號的金山大廈中採訪金山雲的總裁王雨林。

而就在同時,AWS在中國落地的策略釋出會正在不遠的地方召開。一個小時的採訪結束,當我們從金山大廈出來時,便聽說阿里雲已經宣佈全線降價。其後幾天,其他一些雲端計算相關的廠商也或多或少的相應釋出了相應的應對方案。

關於雲端計算廠商之間如何博弈,如何打公關戰、價格戰的話題,如果展開去,那也是非常有趣的一個話題。但拋開些戲劇性情節,我們會發現,在2013年,雲端計算在神州大地上已經從此前看不見摸不著的概念成了一種無法阻擋的趨勢,開始真正的生根落地。

如果說在2013年之前,大家對雲端計算還持觀望態度的話,到2013年底,已經沒有人懷疑雲端計算的價值。企業所考慮到問題也已經從是否使用雲端計算變成了如何利用雲端計算。雲端計算已經悄然成為網際網路中的水、電、煤,成為中國網際網路發展的關鍵性基礎設施。

雲端計算是自來水,即開即用

“雲端計算”的概念提出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但此前很長的時間裡,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雲端計算”就像他的名字一樣讓人覺得雲裡霧裡。“彈性”、“高可用性”、“叢集”這些高大上的詞彙經常被用來作為雲端計算的宣傳語。這些詞彙讓雲端計算看上去那麼美好,但也使得雲端計算看起來遙不可及。

事實上,要理解什麼是雲端計算,並不需要搞明白這些詞彙的意義。你不需要知道發電機的原理,不妨礙你使用各種電器;你不需要懂無線電方程式,也可以很好的用手機聯絡遠方的家人。

雲端計算正是這樣一種基礎設施,你不需要知道他是怎麼實現的,有什麼特性,便可以用它來實現你想實現的各種功能。

打個簡單的比喻,傳統的IT基礎構建就像自來水普及之前的鄉村:如果要喝水,那就得自己去挑水。家裡有幾個人,需要多大的水缸,每天要打多少水,這些每家每戶都得自己估摸好了。

水缸大了,那隻能空著,小了還得再買一口。水打少了,就只能少喝點,打多了,第二天就只能倒掉了。

而當通了自來水之後,每家安裝一個水錶幾個水龍頭之後,你就不需要再擔心水缸大小,每天要打多少水的問題了,你只要開啟水龍頭接水,每月按時交水費就可以了。

雲端計算實際上就是計算領域的自來水。有了雲端計算以後,當人們需要使用到計算資源時,不需要再去想需要一個配置多強的伺服器、需要多少儲存、多少頻寬,而是開啟一個“水龍頭”,計算資源、儲存資源、頻寬資源便可以像自來水那樣方便的被使用、控制。

 

從高階到低階,雲端計算的逆生長

熟悉雲端計算定義的人一般都知道,雲端計算一般被分為三個層次:SAAS(軟體即服務)、PAAS(平臺即服務)、IAAS(基礎設施即服務)。

雲端計算的的最高層次是SAAS,然後是PAAS,最後才是IAAS。如果按照正常的邏輯,事物總是由低階向高階發展,大概所有人在這樣的分層體系指導下,會想當然的認為雲端計算應該也是由低階向高階發展的。

可是有趣的是,在雲端計算領域這個發展規律似乎好像正好的反過來的。

最先提出雲端計算概念的谷歌,其最大的雲端計算服務——搜尋(SAAS)在很久以前便已經成熟的不能再成熟了。在2008年穀歌推出了其GAE平臺(PAAS),成為當時雲端計算的一面大旗。而直到2013年12月3日,谷歌終於開放了旗下的IAAS平臺GCE。

反觀國內的雲端計算主流廠商,也會發現這種你生長的情況普遍存在。

例如金山雲開始做的便是雲儲存服務。與此同時,由於需要為小米的雲服務提供海量高速穩定的服務,金山雲的技術越來越成熟,規模也有了長足的發展。到2013年年底,金山雲已經可以開放出來面向公眾服務。

金山雲的總裁王雨林解釋了這種情況產生的背景,他說:

“雲是個巨頭的生意,像亞馬遜帶動整個亞馬遜的雲;淘寶帶動了整個阿里雲的發展;騰訊的遊戲讓騰訊把雲平臺做出來了,做雲是要有個巨大的規模,原有業務的規模很重要,只有原有規模足夠大才能撐得起你這個業務和成本。”

騰訊雲也經歷了差不多的發展路程。由於QQ空間和QQ遊戲的高速發展,騰訊需要在內部建立一個方便使用的基礎設施平臺以便上層的應用可以隨時呼叫。騰訊雲就在這樣的業務要求下漸漸成形。

也正是雲端計算髮展的特性,雲端計算的主導廠商多為網際網路廠商,而不是傳統的IT裝置廠商。

 

術業有專攻,大小玩家活法各不同

注:亞馬遜AWS服務不適合使用傳統方式劃分,故未能在表格中體現,檢視亞馬遜雲服務點選此處
微軟azure由於資訊過少亦未能在表格中體現,具體情況請點選此處

 

雲端計算作為一個規模遊戲,越是大的玩家提供的服務就越全面,提供的服務等級就越往下沉。阿里、騰訊、亞馬遜、微軟等巨頭都提供的服務幾乎都覆蓋了從IAAS到SAAS各個層面。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只有傳統的巨頭們才可以進軍雲端計算,在很多細分的領域,也存在著小型雲廠商的機會。

七牛和又拍雲端儲存是國內比較早開始做雲端儲存的PAAS廠商。憑藉著對儲存的特殊理解,特別是影象處理以及訪問加速方面的積累,這兩家圖片雲端儲存廠商都有著不錯的市場份額。

而到了SAAS層面,就更是一片繁榮昌盛的景象了。網盤、雲筆記、線上相簿、企業協同辦公、專案管理等等雲應用都有了長足的發展。

不過總體上來說大多數SAAS專案都還處於初期探索階段,並沒有穩定的形態和商業模式,國內暫時還沒沒有像Salesforce或Dropbox那樣成形的面向企業和個人的SAAS服務。而IAAS和PAAS在2013年已經取得的長足的發展。

 

挑戰傳統IT

雲端計算攻守之勢

如果說網際網路雲端計算廠商之間的競爭是打情罵俏的話,傳統IT廠商和網際網路廠商之間的博弈可以說是一場生死之戰。

隨著雲端計算廠商規模的不斷擴大,以及對裝置的要求越來越細化,傳統的IT廠商所提供的標準化裝置越來越無法滿足雲端計算廠商的需求。

王育林向鈦媒體透露,由於傳統普通的硬體已經不能適用,金山雲的儲存伺服器已經是自己設計並定製生產。

2013年1月,百度位於南京的雲端計算資料中心首度對外曝光。整個南京雲端計算資料中心中最為矚目的ARM架構伺服器端規模應用也是由百度自行研製開發。

大型雲端計算廠商紛紛開始轉向自行設計生產的伺服器系統,並通過這些基礎設施對外提供服務。這完全不同於傳統IT廠商通過賣裝置並收取維護費的商業模式。

11月27日,阿里雲召開釋出會,高調發布金融雲服務,而該會議的主題便是藉助阿里雲去“IOE”(IOE分別代表著IBM的小型機,Oracle的資料庫,及EMC儲存裝置)化。

阿里集團希望通過把大規模的雲端計算叢集資源開放給金融行業使用者,使其獲得安全、便捷的雲端計算服務,以擺脫傳統IOE的束縛,實現傳統金融行業的網際網路化。

隨著雲端計算的不斷髮展,原來上下游關係的網際網路廠商和IT裝置提供商逐漸站在了互相競爭的對立面上。而這種競爭在2014年必將愈演愈烈。(曹天鵬對此文亦有貢獻)


作者 葉元
via 鈦媒體

相關文章

雲端運算 最新文章